章節目錄 93.第九十一章
作者:十一碗面的小說
    </div>    阿秦坐著白雕降落在仙跡巖,四周瀑布流瀉,水花四濺。穿過當日任盈盈練琴的八角亭,有一間樓閣背山而處,想必就是裴元所述的琴圣舊居。

    走近細瞧,這樓閣外觀樸素雅致,應是有些年頭?赏忸^卻新造了一個極精巧的小花園,栽了滿園的梅花梨樹,中間還挖了一個小池塘,有幾對鴛鴦在其中悠然戲水,一片花團錦簇的景致,令人心曠神怡。

    阿秦繞過花園走到舍外的時候,聽到一陣斷斷續續的輕笑,不由停下了腳步。與此同時,里面的人似乎也發現有外人來,只聽得內室傳來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誰吃了熊心豹子膽?”

    阿秦認出那是東方不敗的嗓音,深吸了一口氣,定了定心神道:“我是阿秦!

    東方不敗未再說話,反而傳出了另一人的聲音:“秦大哥你快進來!边@嗓子雖粗,卻透出幾分稚嫩,顯然是個年輕男子,他的語調也比東方歡快了許多。

    阿秦一進門,便見到任盈盈獨自一人坐在案前撫琴,案上放置了香爐,里頭燃著一縷縷的檀香。任盈盈輕撥了一下琴弦,月牙似的眼睛彎了彎,柔聲道:“秦大哥,東方叔叔和蓮兒在里面呢,你進去吧!

    見任盈盈面色如常,阿秦總算放下心,料想那兩人應該沒做什么古怪的事情。

    琴室后還有一扇門,阿秦掀開竹簾子后看到一大一小兩個背影,原來是東方不敗正在指點楊蓮亭練劍。

    楊蓮亭手里拿的一柄玄鐵重劍,東方不敗卻手執一把竹劍。

    可是當玄鐵劍怎么也沾不到他的衣角,竹子劍尖還差點劃破楊蓮亭那細嫩的臉皮時,阿秦已經沒什么想法了。

    阿秦不吭聲仔細觀察了會兒,他倆看似是在練劍,實則是東方不敗單方面調戲楊蓮亭,竹劍時不時拂過耳根、腳踝和胸前等部位,頗有纏綿和挑逗之意。

    江湖上的人都說東方不敗冷面辣手,可要是見到他此刻臉上無限愛憐的神情,只怕連李承恩都要被嚇掉了下巴,阿秦只覺得看著真是辣眼睛。

    楊蓮亭側頭望見阿秦,立馬棄了東方和重劍,三蹦兩跳地到阿秦面前,笑道:“秦大哥,你是專程來萬花谷看我的嗎?”

    阿秦能明顯覺察到,當楊蓮亭奔向他的時候,東方不敗的臉色瞬間陰沉了幾分,尤其是他沖著自己笑起來,那表情實在是太可怕。

    楊蓮亭見阿秦偷覷了東方不敗一眼,忙轉頭向東方招了招手:“大哥,你怎么不過來呀?”

    阿秦眼睜睜看著東方不敗變臉之迅速,竟轉眼就換上了一副溫和慈軟的模樣,清淺一笑:“蓮弟喊我,我自然是過來的。阿秦兄弟特意上萬花谷,是有什么事要指教?”

    看了看活潑清朗的楊蓮亭,又瞧了瞧東方不敗,阿秦靜靜地說:“我有話想單獨和東方大哥說,蓮亭你先去屋子里和任大小姐呆一會!

    眉間雖藏著疑惑,不過楊蓮亭向來機靈懂分寸,見東方不敗朝他點頭后便往琴室走去,留下了阿秦和東方不敗兩人遙遙對立。

    這時,一陣山風吹過,阿秦不知是山風陰冷的緣故還是心理作用,總覺得楊蓮亭不在的時候,東方不敗的神色截然不同,像是剔除了所有的暖情,換上了一張肅冷的面具。

    這倒不是東方不敗對阿秦很兇,反而對比絕大多數人來說,東方不敗對阿秦已經算得上和顏悅色,若是紅衣教眾看見的話早跪地俯拜了。

    “東方教主!卑⑶貒@了口氣,似乎是斟酌了這個稱呼許久,“我知道教主聰明,什么也瞞不住你,我剛從藏劍山莊過來的!

    東方不敗明顯驚詫了一下,但很快恢復了平靜,嘆息道:“阿秦,你何時與我這樣生疏,竟叫我東方教主?蓮弟在時,你還能親熱地喊我東方大哥,他一走你就生分了!

    阿秦坦然地笑了笑,接著他的話說:“阿薩辛不理事,東方大哥形同紅衣教主,做兄弟的本是很高興,卻也不敢過于隨意,顯得對大哥太不尊敬了,因而稱一聲東方教主!

    東方不敗注視著阿秦良久,直到將他看得渾身不自在,才冷冷哼了一聲:“那些個不長眼的東西素來最愛提曾對我有多少功勞,對我如何義氣深重,啰哩啰嗦令人煩悶。實則破格將我從無名之輩提升為壇主乃至副教主的是阿薩辛大人,為我以身犯險找到葵花寶典的卻是阿秦兄弟。他們平日里都覺得自己如何能干,依我瞧連你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聽他這番話,阿秦倒覺得也許笑傲中東方不敗本就看不慣童百熊,不過借著他得罪楊蓮亭的由頭除之后快。畢竟像童百熊這樣有擁立之功的教中人,最容易犯的忌諱就是沒把他當教主,而是一味當成兄弟處之,言談上少了恭敬觸了東方不敗的逆鱗。

    東方不敗又深看了阿秦一眼,幽幽道:“你還有一點,也是旁人萬萬及不上的。明知我的軟肋不過蓮弟和盈盈二人,卻故意支開他們,并不叫他們來勸我。這份磊落心思,實屬難得!

    阿秦被他夸得有點不好意思,一張臉漲得通紅:“大哥這樣高看我,我挺過意不去。倒也不是我多高大上,只是我一直把蓮亭當孩子來看,覺得不該將他們牽扯進來。我只想問大哥一句話,紅衣教鐵定要與狼牙軍聯盟?無可更改?”

    東方不敗一徑的平靜,只緩緩地搖頭:“既然已經知道結局,再同李唐合作,那不是找死?就算我不想活,也舍不得讓盈盈在這般青春貌美的年華去死,更舍不得——”

    唇齒間似是有蜜意留戀,即使他不再說下去,阿秦也知道他真正舍不下的是誰。

    “有我在,亂世已改!卑⑶貜臎]有那么嚴肅過,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說,“不是小弟狂妄,如果東方大哥相信我,助我和天策軍一臂之力,擁立李唐的功勞可并不小,更何況那安祿山和趙敏都是一丘之貉,沒那么容易料理!

    東方不敗微一猶豫,說道:“不是我不信你,我自然也聽說了這次洛陽長安兩件大事,那趙小姐恨你可恨得緊,說是要將你生吞活剝了不解氣。只是紅衣教歷來被武林中人當作是邪教,即使聽了你的話幫助李唐,不過是錦上添花,哪里比得上雪中送炭!

    阿秦頓了頓,他沒想過原來東方不敗還有這種盤算,不由暗自吃驚:“東方大哥,即使從后世來看,安祿山終會被安慶緒所殺,安慶緒也鼓搗不起什么大風浪,你又何苦與他們攪和在一塊?”

    眉頭漸漸擰緊,東方不敗同樣因阿秦的話有所疑慮。他先前只覺得自己占盡后世優勢,知道安史之亂的結果所以順勢而為,倒沒想過最終叛亂還是會平息,即使花得時間比較長。

    但如果有了阿秦的介入,還有江湖中的其他勢力即使他能背負罵名與虎謀皮,身在萬花谷的蓮弟又該如何自處?

    “大哥!睏钌復げ恢螘r從簾子后走出來,一雙斜飛入鬢的鳳眼含著一絲憂郁之色,反襯得他的目光越發深邃,“你該聽阿秦哥的,他沒有說錯!

    東方不敗細細瞧著他的臉龐,心頭不禁一軟,低聲說:“你說是便是。其實我早知你心里偏向他,我又只拿你沒辦法。哎,全天下唯有你一人于理于情都為我考量,說得總是對!

    說完,伸手摩挲著楊蓮亭細軟的發頂,一臉柔和的笑意。

    與此同時,阿秦卻看到楊蓮亭忽而歪過頭,朝他吐了吐舌頭,露出了一個調皮無比的燦笑,心中一塊大石總算落地了。
淘宝快3是哪里的 福建36选7玩法 上海今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乐10分8个号中了多钱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真钱真人现金游戏 3d定胆杀号彩经网 股票指标 炒股正规平台 app股票配资平台 3d今天的开机号和试机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