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02 番外三
作者:十一碗面的小說
    </div>    俗語有云,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蘇杭一帶不僅風景秀麗,還是人杰地靈。

    藏劍山莊后院,兩個小小的人兒頂著日頭拉出了狹長的影子。

    “予夜,你都盯著那些花兒看了一個時辰了!”女孩兒穿著一條鵝黃綢裙,扎了嫩黃的絲帶在兩個花苞頭上,一雙圓亮的眼睛瞪得老大,整個臉也是圓鼓鼓的,十分可愛。

    旁邊的小男孩卻生得眉清目秀,已然脫去了幼兒肥,顯出了英氣深邃的輪廓。不過,他仍舊一言不發,抱著一把比他還高許多的長槍一動不動。

    女孩是個爆脾氣,見他不說話,早掄起了和她外形極不相稱的重劍,“哐啷”一下用劍柄砸向了男孩。眼看腦袋就要遭殃,誰知男孩的輕功十分了得,竟瀟灑地躲過去,皺著兩條細細的劍眉說:“阿英,你越發沒規矩了,哪兒像個姑娘家!

    李懷英嘁了一聲,眼神里滿是鄙夷:“爹最疼阿英了,從小教我武功,讓阿英當一個不遜于男兒的巾幗英雄,就和曹將軍一樣威風凜凜呢。對啦,你還沒說為什么站在這兒?”

    葉予夜垮了半張臉,頗有點憂傷的樣子:“我前兩日去父上的軍營里玩,聽父上說爹爹小時候的故事,講爹爹自小就十分聰慧,心開天籟,抱劍觀花。但我跟你不一樣啊,我從小是學長槍的,所以就試試抱槍觀花!

    李懷英聽了很不以為意,撇了撇嘴道:“肯定是你們天策的槍法太爛了,哪比得上咱們藏劍的四季劍法?所以父上也總是打不過爹爹,你將來也打不過我!”

    “你胡說!币粡埧∶赖男∧槤q得通紅,葉予夜抿著嘴極力克制自己的脾氣。

    “我哪兒胡說了呀。你沒見到每次父上和爹爹切磋,爹爹都能將父上擊落下馬,全無一點招架之力呢!崩顟延⒃秸f越得意,眼眸靈巧地一轉,又說道:“你要是不信,不如咱們去問問其他人,到底是天策的長槍厲害,還是藏劍的劍法高明!

    盡管葉予夜有點猶豫,不過他畢竟年紀還小,心里也十分渴望知道究竟是誰的武功更高一些。

    于是兩個小孩先跑到了他們長姐葉琦菲的住所,李懷英探著腦袋朝閨房里頭張望了兩眼,見到葉琦菲正在打算盤記賬,趕忙跟猴子似的蹭過去:“堂姐,你說說看是天策的功夫厲害,還是我們藏劍的厲害?”

    “當然是藏劍厲害啦!比~琦菲連眼皮子都沒抬,對于這倆小魔王層出不窮、稀奇古怪的問題,她已經有了非常豐富的應對經驗,“你看名劍大會都舉辦了十來次,哪一次有天策的參賽選手?更別提拔得頭籌啦!

    兩個孩子雖然聰明,到底沒搞懂為啥名劍大會要找舞槍的天策代表團,反而十分信服地點頭,深以為然。當然,信服的人主要是李懷英,葉予夜小朋友早暗搓搓哭喪了一張臉。

    為了證實自己的話具有“權威性”,葉琦菲還很好心的讓他們從二叔問到五叔。兩個小朋友蹦跶一雙小短腿跑遍了整個山莊,果真從二叔到五叔的答案都驚人一致——當然是咱們藏劍的劍法最厲害啦!天下無敵雖說算不上,秒殺天策府還是綽綽有余的,恩恩。

    這下可把李懷英得意壞了,忍不住掄著重劍在院子里跳起舞來。至于向來沉默寡言的葉予夜寶寶就糾結了,他坐著糾結站著郁悶蹲著苦惱趴著心煩,總而言之就是整個人都不大好。

    到了夜里吃晚膳的時候,葉英看著那個空蕩蕩的座位,不由開口問:“夜兒呢?”

    李懷英就著鮮嫩的醋魚扒拉了半碗飯,嘴角上還掛著幾個米粒,滿不在乎地說:“他說他不吃飯啦,也不要練槍啦,反正練了也沒用!

    李承恩拿著筷子的手頓了頓,低聲道:“此話何解?”

    李懷英小朋友時而有點二百五,顯然沒注意到自家父上的氣場變化,笑嘻嘻地炫耀:“今天我和小葉子問了二叔到五叔,大家都說咱們藏劍的劍法厲害多啦,能把天策打得那個什么花什么水的,連馬都騎不上!

    話音剛落,飯桌上一時間鴉雀無聲。

    尤其以葉琦菲起的大半桌被點名的莊主恨不得把腦袋埋到飯碗里,完全沒勇氣抬頭接受李大當家的冰冷視線。只有葉英輕聲笑了笑,捏了一把女兒肥軟的臉頰:“你啊就會欺負夜兒,怎么不敢去天策軍營問,光在藏劍山莊問呢?”

    被一眼看穿小心思李懷英臉上有點掛不住,忽而指著葉琦菲理直氣壯道:“可是堂姐說的對啊,為什么名劍大會從來不邀請天策的叔叔伯伯呢?”

    葉琦菲不停地在咳嗽,差點沒把心肝脾肺腎都吐出來,忽然覺得她當年應該跟五嬸娘學一下唐門隱身術,今天就不會那么尷尬了。

    “”在葉英身邊的李承恩容忍度會特別高,他皺著眉奇妙地喃喃自語,“我們用槍的干嘛要參加名劍大會!

    由于害怕李大當家的打擊報復,今日小黃雞們啄米的速度格外快,連葉蒙都不喝酒了吃完直接逃走,留下葉英取了一個干凈的碗盛了些米飯蔬菜和魚肉,送到了自家兒砸的房間。

    扣了幾下門一直無人開,葉英有點無奈地揉了揉眉心:“夜兒,是爹爹來了!

    等了一會門才打開,小小人兒一下子抱住了葉英的腿,輕聲地說:“夜兒讓爹爹擔心了!

    父子兩個站在一塊才會發現,葉予夜和葉英真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同樣的眉目如畫,同樣的安靜沉穩,只是予夜還融合了些李承恩的樣子,相貌反沒有葉英那么俊秀,這讓山莊里的小黃雞們都私下埋怨過里頭有一半是哈士奇的關系。

    溫暖的手掌撫摸著兒子的頭頂,葉英一面端著碗一面牽了予夜的手走進屋:“廚房做了你最愛吃的糖醋小排,以后心里再不痛快,飯還是要吃!

    像是遙想起了過往的回憶,葉英的語調多了一絲輕松:“你外公從前也時常不滿意爹爹的功夫,動輒打罵罰去思過,那時候你二叔擔驚受怕,一直偷偷給爹爹送吃的。要是爹和你一般,受了些委屈就不吃飯,哪兒有力氣再練功呢?”

    葉予夜懂事地點點頭,拿起碗筷不一會就將飯吃完了。憋了一會,小狼崽又突然問:“爹爹,真的是藏劍的劍法更厲害嗎?”

    葉英又捏了一把兒子的腮幫子,內心感慨果然沒有女兒的肉多,看來以后要給小葉子多加點紅燒肉,臉上卻露出了溫柔的笑意:“武功厲不厲害有什么要緊,諾大一個武林誰都不敢說自家的武功是最厲害的,可要說最尊敬的門派,想必大多要贊嘆一句‘長槍獨守大唐魂’。所以你要知道,你手里的這桿槍不是好勇斗狠的槍,而是戰士保家衛國的魂!

    葉予夜仿佛明白了什么,從床頭取下了父上送給他的長槍,只覺得前所未有的沉甸甸。

    誰知下一刻,爹爹突然又低笑了一聲,說:“不過呢,你父上的戰八方確實抵不過爹爹的風來吳山,所以小狼崽子注定以后也要被小黃雞欺負!
淘宝快3是哪里的 12096好彩1预测 股票融资率多少算危险 陕西11选5前三直选 阿里巴巴股票分析报告 青海快三基本走势图 at结构量化交易系统 江苏七位数开奖结果 体彩辽宁11选5 股票涨跌说明什么 青海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