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洞庭穎兒全部章節 001.穿越成皇
作者:穿越成皇的小說
    南宋景炎三年,雷州府側碙州島。

    古色古香的房間,雕龍刻鳳的床榻?纱藭r,卻是有聲凄厲如夜啼的哭聲響起,“皇上駕崩了”

    一眾文臣武將、宮女太監頃刻間惶惶,悲啼不斷。

    龍床上,年僅十一歲的宋端宗趙昰形容消瘦,雙眼深陷,面色青紫,已是沒了氣息。

    床前,最受寵的貼身侍女穎兒顫顫兢兢跪著,兩行清淚無聲的滑落臉頰。

    少皇帝是真正寵著她的人。

    “嘶”

    而就在穎兒傷心欲絕時,床上已經氣絕的宋端宗趙昰竟是忽地坐了起來,雙眼瞪得滾圓,如同詐尸。

    旁邊正在嚎啕痛哭的總管太監李元秀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雞似的,脖子伸得老長,不可置信地看著坐起的趙昰,尖銳的聲音瞬間被卡在喉嚨里,發出咯咯咯的聲音。再旁側的幾位太醫更是如見厲鬼。

    滿屋子的啼哭聲悄然靜止,一種極為詭異的氣氛逐漸蔓延開來。

    有幾位膽小的權貴已經拔腿準備向外跑去。

    “詐詐詐”

    李元秀連說幾聲詐字,都沒能將“詐尸”這個詞給完整說出來。

    南宋之時鬼神之說尤為盛行。

    “這是地府”

    床上的趙昰眼神僵硬地從房內眾人身上掃過,眼神中滿是哀傷與痛恨。

    “詐尸了”

    李元秀的鴨公嗓終于將這本是大不韙的詞喊出來,滿屋文武、貴人慌亂間撒丫子往外跑去,尖叫不絕。

    只有穎兒撲到趙昰懷中,緊緊抱住他,“皇上、皇上,您沒死”

    趙昰愣了。

    皇上

    準確的說,不是趙昰,而是趙洞庭。

    趙洞庭看著懷中哭得梨花帶雨的極為嬌俏的古典美人,只覺得滿腦子漿糊。

    拍戲劇組這是什么劇

    自己吞服過量安眠藥,不是應該死了才是嗎

    可要說這里是地府,可懷中這美女柔軟溫潤的酮體卻是這么的真實。鬼怎么可能有體溫

    “美女”

    趙洞庭輕輕喊了聲,試探性問道:“請問這是哪里橫店影視基地”

    穎兒抬起頭,水汪汪的明眸中滿是疑惑與擔憂,“皇上您怎么了這里是您的寢宮啊”

    至于什么橫店影視基地,她自然是完全聽不懂的。

    趙洞庭不禁皺眉,“美女,別演了,我問你這里是哪里”

    隨即他看向房屋的四處角落,“咦,攝像呢導演呢演個詐尸,怎么連攝像的都跑了”

    穎兒眼中又有清淚流淌出來,倉惶跪到床前,“皇上、您、您大病未愈,莫非是中了風邪”

    趙洞庭低頭便瞧見穎兒胸前被裹胸束縛而掙脫出來的些許雪白,更是發懵。

    他終于感覺到不對勁了。

    拍戲不可能沒有攝像和導演,而且,他發覺,自己的聲音竟然便得極為童稚起來。

    “我”

    “你”

    他嘗試著又說出兩個字,眼中已經滿是不解,然后下床走到屋內銅鏡前,看向鏡子里,徹底呆住。

    他原本已是青年,可此時銅鏡里的他,卻是個十來歲,而且看起來病怏怏的小孩子。

    老子穿越啦

    他使勁搓著自己的臉,只覺得火辣辣的疼。

    再看看自己的身形,縱然臉能易容,可身材還能變嗎

    老子真的穿越啦還成了皇帝

    趙洞庭好半晌才回過神來。

    自己白手起家,創下估值數千萬的傳媒公司,可最后卻被自己心愛的人連同好兄弟合謀騙得傾家蕩產,還被他們逼得吞服整瓶安眠藥,到死都不甘,沒想到死后竟然穿越了。

    雖然這太過匪夷所思,但自己的臉和身材,還有音色都完全變成了小孩子,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趙洞庭回過頭,看著擔憂、畏怯望著自己的穎兒,輕輕嘆息了聲,“你叫我什么”

    穎兒猶猶豫豫答道:“奴婢、奴婢叫您皇、皇上啊”

    “我叫什么名字”趙洞庭又問道。

    穎兒卻是將頭埋到地面,帶著哭腔道:“奴婢不敢直呼皇上名諱!

    趙洞庭擺擺手道:“沒事,我讓你說就肯定不會怪罪你!

    話說完,卻是忽覺得有些頭疼,濃濃的疲憊涌上身來,“這是什么病秧子皇帝”

    他忙移到床上躺著。

    穎兒漂亮的雙眼始終跟著他,見他躺到床上,忙不迭起身幫他掖好被子。被子上五爪金龍刺繡精致飄逸,閃閃發光。

    趙洞庭此時還是覺得自己還算挺幸運的,雖然變成小孩了,還有病,但有這么個極品侍女,也算艷福無雙不是

    看著穎兒吹彈可破的絕美臉頰,他輕輕咳嗽兩聲,又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穎兒微微皺眉,心里直想,“皇上以前總是自稱為朕,怎么現在改成我了”

    她總覺得眼前的皇上和以前雖容貌沒變,但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變化,起碼眼神就和不同以前了。

    “皇上名諱趙昰!

    愣過兩秒,穎兒才輕聲回答。

    “趙昰”

    趙洞庭對這個名字并不熟悉,腦袋瓜開始搜刮這個名字。

    所幸,他以前是重本歷史系畢業,畢業后雖然投身商海,但也沒將書本上的東西全部忘掉。

    趙昰在古代長河中沒留下幾筆色彩,遠不如秦皇漢帝那般光輝璀璨,是南宋第八位皇帝,宋末三帝之一,在位二年就嗝屁了。

    “怎么穿越到這倒霉小屁孩身上了”

    趙洞庭驚喜之情瞬間隱去,心里泛起幾分苦澀,然后又問:“現在是何年份”

    穎兒眼中疑惑更甚,但還是老老實實答道:“回皇上,現在是景炎三年!

    “何月何日”

    “四月十五!

    “臥槽”

    在穎兒極為錯愕的神色中,趙洞庭憤憤罵了聲。

    景炎三年四月十五,可不就是宋端宗趙昰病死的日子自己竟然穿越到個死人身上了。

    而且,史書記載,景炎三年過去沒兩年南宋朝廷就被元朝給滅了。

    穿越了還是得被元軍給弄死

    趙洞庭心中無數只草泥馬奔騰而過,又問穎兒,“那這里是碙州島”

    穎兒跪在地上輕輕點頭,“皇上說得正是!

    “完了完了”

    趙洞庭心里苦澀無比,本來還希望著穿越成皇帝能過幾十年舒坦日子,現在看來,卻是沒幾天蹦頭了。

    如今的南宋,已經是窮途末路。

    穎兒見著皇上久久沒有說話,擔心問道:“皇上、您怎么了”

    趙洞庭回過神來,看著穎兒傾國傾城的臉蛋,眼神不禁為之一亮。

    既然老子已經穿越過來了,那就不能白來。哪怕當個十分鐘皇帝過過癮也好。

    他揮揮手,道:“你去將門關上!

    之前慌忙逃竄出去的太監、皇親貴戚們到現在都還沒敢回來。

    穎兒不解,但還是邁著小碎步去將房門掩上。

    她實在乖巧得很。

    等她再回到床前來,趙洞庭拍拍身旁的床鋪空處,“躺上來,服侍我朕休息!

    “是”

    穎兒輕輕柔柔應了聲,緩緩退去羅裙,便在趙洞庭旁邊躺下,有些羞澀地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子。

    趙洞庭看著穎兒肚兜外露出的雪白,不禁撓撓眉毛,“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不管了反正老子不能白穿越這趟!

    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之后,他的手還是緩緩向著穎兒的腰腹間摸索過去。

    碰到了。

    那溫軟的觸感只讓得趙洞庭心中泛起濃濃的罪惡感,但同時,卻又覺得異常的刺激。

    穎兒看起來十八九歲,不是小孩子了,本來就是暖床侍女,自己這樣也沒什么不好吧

    “皇上”

    穎兒卻是滿面潮紅,連聲音都開始發抖起來,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緊張的模樣迷人萬分。

    趙洞庭默不作聲,右手緩緩向上摸索而去。
淘宝快3是哪里的 广西棋牌游戏开发 茅台股份股票行情走 上证180指数 广东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2020年香港开奖结果开奖 开元棋牌外挂 选短线股票 星悦浙江麻将下载安装 李逵劈鱼单机免费版下载 广东11选五最新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