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洞庭穎兒全部章節 1733.遇到老者
作者:穿越成皇的小說
    紅葉谷在江南西路境內隆興府和筠州交界處。辰州卻是在長沙以西的荊湖北路境內,完全是南轅北轍。

    徐青衣和白玉蟾前幾日是沿著瀏陽水往東行,距離紅葉谷越來越近,F在等于是又繞回去。

    翌日。

    徐青衣起床后先是到白玉蟾房門口敲門,沒聽著里面有什么回應,還以為白玉蟾是先行離開了。

    這讓她剎那間有些又急又氣,匆匆向著樓下走去。然后看到白玉蟾正坐在靠窗的位置吃早餐。

    窗外老柳樹已經冒出些許嫩芽。

    徐青衣先是松口氣,隨即卻是有些不忿地走到白玉蟾對面坐下,氣呼呼道:“你怎的吃早餐都不叫我的”

    白玉蟾有些莫名其妙,抬起頭愣愣看著徐青衣。

    徐青衣也察覺自己這樣問有些不妥,俏臉止不住有些微紅起來。嘴里嘟囔兩句,對小廝喊道:“小廝,來碗素面!

    “好咧”

    小廝大聲答應,好像生怕徐青衣聽不到。不是昨夜那個小廝。

    白玉蟾又低頭下去吃飯。

    徐青衣捧著腮幫子看他,又問道:“你怎么的都不問我名字的”

    白玉蟾在某些方面比以前的趙洞庭都還要遲鈍許多,聞言才抬頭,“未請教姑娘”

    好像要是徐青衣不張這嘴,他便始終不會問徐青衣姓名似的。

    “徐青衣!

    徐青衣不等白玉蟾說完就答道。挺漂亮的雙眼盯著白玉蟾的臉,希望從他的臉上看到驚訝至極之色。

    這點她還是有些自信的。

    這個江湖大概鮮少有人不知道她的名字。而白玉蟾作為金丹道創道者,無疑也是江湖人。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白玉蟾聽到她的名字卻是沒有露出半點驚訝之色。遠遠不像她之前聽到“白玉蟾”名字時那樣驚訝。

    這讓徐青衣有著挫敗感。

    她有些不敢置信道:“你沒有聽說過我的名字嗎”

    連白玉蟾都聽得出來她語氣中的幽怨,有些不好意思道:“小道寡聞少見,還請姑娘勿要勿要見怪!

    徐青衣微微翻起白眼,“我都告訴你我的名字了,以后叫我名字就行!

    緊接著有些無可奈何地搖搖頭。

    她算是看出來,白玉蟾就是那種鉆心于修道、天象、氣象的人。估摸著什么江湖榜、美人榜,他連看都沒有看過。

    白玉蟾輕輕點頭。

    在客棧里用過早餐后,兩人到樓上收拾好行禮。然后便結伴離開客棧。

    他們從這個小鎮的北門出。

    徐青衣問白玉蟾為何要走北門。

    白玉蟾說他要先往湘陰,然后再繞回到長沙,先走完這個圈子,然后再去辰州,走辰州路線那個圈子。

    他還說若是徐青衣著急的話,不必和他同行。

    徐青衣這個時候才明白,白玉蟾是邊趕路邊做研究。他是要一片一片的研究一個區域的氣候、地勢等等。

    不過她也不在乎這些,反正是走反路。不管是走直線還是繞圈,她都回不了紅葉谷。

    于是聽白玉蟾說及緣由后,她笑著說道:“沒事,我也是想游歷游歷江湖,不著急回家。有你這個大高手陪著更安全!

    一月牙白道士、一藏青色妙齡女子就這樣在有著初春氣息的官道上漸行漸遠。

    山城湘陰,多巴峽流民。

    因為繞路緣故,從小鎮到湘陰比到長沙還要遠。白玉蟾和徐青衣兩人又不著急趕路,等到湘陰時,已經是四天后。

    湘陰歷史八百年,在蒙蒙霧中若隱若現。至今,這座城都仍遺留著當初巴峽流民們的諸多習俗。

    在大宋境內不計其數的縣城中,湘陰縣因為地理位置的緣故,絕對不是最繁華的。但其安詳、靜謐應該是難得的。

    這里是個鳥語花香的、如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白玉蟾到底比徐青衣的見識要多得多,并沒有露出太過驚訝之色。而徐青衣出現在城門口時,難免有些驚嘆之色。

    雖然紅葉谷號稱是江湖眾門派中秋景最美之地,但這湘陰小縣具備的是和紅葉谷截然不同的風光。

    這里是真正楚地。距離汨羅江都不過近在咫尺。

    徐青衣如小鳥依人般跟在白玉蟾后面進城。

    雖然距離兩人真正認識才過去短短四天的時間,但古蘭寡女同行,四天的時間已經足夠兩人變成不錯的朋友。

    而且這份交情里面總會含著若有若無的某種情愫。

    白玉蟾幾乎是從小到大的經歷都被徐青衣了解了個通透。知道他無父無母,也知道他心中將無量觀的師父當做是父親。

    再有白玉蟾僅有的兩個朋友便是當今皇上,還有那個吳阿淼。

    白玉蟾當然也得知徐青衣是紅葉谷谷主徐鶴之女,也聽徐青衣“無意”間說及自己是美人榜榜首。

    這多少還是讓他有些驚訝的。不管是哪層身份,都不簡單。

    兩人進城之后不知不覺變成并肩而行。

    這會兒是下午時分,有人進城,有人出城。街道上的行人可以說是絡繹不絕。

    “咦”

    走著走著,一直都顯得對各種事物都頗為淡漠的白玉蟾忽的輕輕咦了聲。

    聲音很低,但旁邊徐青衣還是察覺到,“怎么了”

    白玉蟾嗅嗅鼻子,道:“好像有挺香的味道,肯定是好吃的,你聞到沒有”

    徐青衣臉色有些古怪,“哪有”

    她還從沒見過白玉蟾對吃的突然這般感興趣。這讓她覺得有點兒匪夷所思。

    難道之前這家伙都是故意裝成的出塵脫俗

    白玉蟾卻沒再說話,只是繼續向著縣城內深處走去。

    直到兩人在某家客棧里面坐下,白玉蟾才說道:“你剛剛可有察覺,我們在進城的時候,有個人很是特別”

    “特別”

    徐青衣皺眉回想,卻沒想到有什么特殊的面孔,疑惑道:“誰”

    白玉蟾道:“一位穿灰袍、挽著發髻,穿著黑色布鞋的老者。面容比較蒼老,但頭發還很亮很黑!

    徐青衣搖搖頭,道:“我沒有注意到?赡阏f的這些,有什么特殊的嗎”

    白玉蟾自己也有些疑惑,道:“不知道為什么,他從我身邊經過的時候,我看向他,竟然有種夜觀宇宙的感覺!

    他這輩子見過的高手絕不算少,境界高者也同樣如此。但給過他這種感覺的,從來沒有。
淘宝快3是哪里的 股票投资在线 星悦福建麻将规律 皮皮广东麻将星悦麻将官方下载 真准两码中特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视频 网上赚钱项目大全 江西11选5走势图360 人气多的棋牌游戏? 浙江11选5任选走势 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lm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