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洞庭穎兒全部章節 1734.結伴同行
作者:穿越成皇的小說
    “夜觀宇宙”

    徐青衣滿臉霧水,完全不能夠領會當時白玉蟾的感覺。因為她即便是在夜里看天空的時候,也沒覺得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白玉蟾和她說這種話,真和對牛彈琴沒有什么差別。

    白玉蟾自己也很快意識到這點,于是只道:“那位老者的武道修為只怕是高深莫測”

    徐青衣道:“你可是快要接近真武境的強者了,難道是真武境的高手”

    真武境在江湖中還是比較罕見的。任何哪位都不是簡單人物。

    對于尋常人而言,真武境高手絕對是那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存在。

    “我不知道”

    但白玉蟾搖了搖頭。

    他也只是推測而已。因為,他并沒有能感覺到那個老者身上有什么驚人或是極為內斂的修為波動。

    而這兩點,都是內功修為極高的特征。

    在客棧里用過飯后,白玉蟾帶著徐青衣由沿著南城門出,向著長沙方向而去。

    讓白玉蟾些微有些意外的是,就在這天傍晚,他和徐青衣在離湘陰二十余里的橋口鎮駐足,竟又遇到那個老者。

    光看模樣并沒有什么特別,只是讓人覺得蒼老,但卻又能真真實實給他種詭異感覺的老者。

    在橋口鎮這座比較寒磣的客棧里落腳,看到這個老者坐在有些破爛的板凳上的背影時,剛進門的白玉蟾有那么瞬間的發愣。

    就在他發愣的瞬間,老者忽的回頭,然后沖他和徐青衣微笑。

    看他的正面,白玉蟾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便愈發濃郁了。

    他忽的握住徐青衣的手,向著里面走去。

    徐青衣沒反應過來,怔怔的被白玉蟾牽著走進去,然后找桌子坐下。直到屁股挨著板凳,她才猛地回神,之前都是云山霧繞的感覺。

    緊接著的瞬間便是俏臉羞紅起來。

    他牽我的手了

    他竟然牽我的手了

    他居然牽我的手誒

    他怎么能夠就這樣牽我的手呢

    一時間各種紛亂念頭涌上這位美人榜榜首的腦袋里,讓她是又喜又臊。身份地位、本事再高的女人只要掉進戀愛的河里,腦袋都會變得不夠用。

    白玉蟾對著那老者輕輕點頭回禮,“小二,麻煩上兩樣招牌菜!

    先是在柜臺里打著盹,見到徐青衣后才猛地精神起來的小廝連答道:“好咧”

    隨即瞧見白玉蟾道袍,想了想才又加了句,“客官要葷的還是要素的”

    白玉蟾道:“一葷一素吧”

    小廝又答應,然后對后廚吆喝了聲。

    在這個過程里,那老者竟然都是直勾勾打量著白玉蟾。

    等白玉蟾又看向他,他又對白玉蟾笑笑,然后低頭繼續吃面。

    連徐青衣都察覺到有些不對勁,嘴里嘀咕道:“他老是盯著你看做什么”

    白玉蟾并沒有答話。

    在其后的過程里,那老者仍是時不時的抬頭打量白玉蟾,甚至可以說是端詳。連等到他吃完面條,也沒有要離開的打算。

    徐青衣都忍不住輕輕瞪他,但換回來的,卻只是毫不在意的微笑。這抹微笑不細細去咀嚼還好,只要咀嚼,便又會覺得有那么些高深莫測。

    看著白玉蟾還能夠細嚼慢咽,她實在是有些佩服他那粗大的神經。

    “小兄弟,不介意我坐這吧”

    等到白玉蟾總算快要吃完,徐青衣打算催促他上樓去的時候,老者卻是突然走到白玉蟾的對面。

    嘴里雖是這么問,但壓根不等白玉蟾答話,他便坐下。

    徐青衣滿臉古怪,還帶著些不滿之色打量他。

    白玉蟾也是露出些許疑惑之色,隨即道:“前輩請便!

    老者似乎很和善,“小兄弟是道士不知道是師承全真道,還是天師道亦或是別的道”

    白玉蟾道:“曾師承全真道,現在侍奉金丹道!

    “噢”

    老者緩緩點頭,悠悠道:“金丹道倒是有所耳聞。聽聞此道乃是一名為白玉蟾的年輕道士所創,其道名為金丹,但實則暗合天道。以體內竅穴為金丹,對應

    周天諸多星辰,端得奇妙。我看小兄弟你這身靈氣遠勝常人,和這金丹道實在是相得益彰啊”

    隨即好似猛地想起什么,道:“我看小兄弟你修為亦是不錯,莫非便是那白玉蟾”

    白玉蟾都忍不住露出更驚訝之色,強行壓抑下去,道:“前輩謬贊了,在下正是金丹道白玉蟾!

    老者感慨,“這般年紀就創下金丹道,了不得,了不得?磥砦叶歼低估你這靈氣了”

    徐青衣在旁邊雖然沒插話,但露出頗為驕傲的樣子。好像這老者是在夸她似的。

    白玉蟾沒再說話。

    只剛剛老者連說他兩次靈氣非凡,又說他修為不錯,已經足夠讓他確定眼前這個老人絕非是個尋常老人。

    能夠在他不露修為的情況下就看出來他大概修為境界的,肯定不能是低于真武境的強者。

    接下來是些微的沉默。

    然后又是老者開口搭話,“小兄弟從湘陰到這里來,莫非是要往長沙去”

    他好似沒把徐青衣放在心上。

    白玉蟾點頭答道:“正是!

    老者又笑起來,“正好我也要往長沙去,不如結伴同行我對金丹道頗有興趣,若是小兄弟不介意的話,能否指點指點”

    指點這個詞,有些過于謙遜了。以至于白玉蟾都有些局促,道:“不敢不敢,若能得前輩指正,那是玉蟾莫大榮幸才是!

    他并沒有把這個老者的身份背景想得太過復雜。

    江湖上有這樣的人不奇怪。

    明明修為超絕,卻大隱隱于世。若不交流,誰也很難看出來他們不同凡響,當初洪無天也是這樣的人。

    白玉蟾只覺得眼前這個和善的老者應該也是江湖中的隱世老前輩。

    他自然是不可能把這個老者和“元朝老太監”聯系上。雖然,他也從趙洞庭嘴里得知到老太監的存在了。

    得到白玉蟾的口頭允諾后,實則為元朝老太監的老者總算沒有繼續在這里討徐青衣不喜。

    他只是約好明日早晨和白玉蟾同行前往長沙,然后便就率先上樓去休息。

    等他離開,徐青衣有些不滿地對白玉蟾道:“你干嘛讓他跟著咱們啊”
淘宝快3是哪里的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预测杀号 怎么看国外的博客 股市今日行情 股票融资涨还是跌 快赢481走势图近120期 欢乐大众麻将下载 河南四方麻将下载 娱乐真人捕鱼棋牌 六台宝典管家婆跑狗图 微信捕鱼领红包可微信提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