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洞庭穎兒全部章節 1736.極境闖宮
作者:穿越成皇的小說
    eses傳功的過程并不繁復。不過是孔元洲在白玉蟾耳邊竊竊私語一陣。

    eses本來功法的傳承就不外乎言傳身教?自逈]打算收白玉蟾做徒弟,只是把這門功法傳給他,當然只限言傳。

    eses他剛剛就明言沒耐心教導徒弟,像有些師父將徒弟帶在身邊教導,就像是當初樂無償在雷州教趙洞庭劍術那樣,是不可能的。

    eses單單功法的傳承。也不必像李元秀、張天洞給趙洞庭傳輸內氣那樣麻煩。

    eses以白玉蟾的記憶力,雖整篇功法有洋洋灑灑千余字。但孔元洲只是匆匆念兩遍。他便就全都記在心里。

    eses在這個過程里,徐青衣在旁邊些微不滿地嘟嘴。

    eses她覺得孔元洲這就是故弄玄虛;蛘哒f故意防范著她。

    eses非得在耳邊說

    eses就不能寫在紙上

    eses若是玉蟾稍有遺漏或是遺忘,可怎么辦

    eses再者因為主觀印象的問題,她始終都瞧孔元洲不是那么順眼。也就連帶著不覺得孔元洲的功法能厲害到哪去,哪怕是這兩天白玉蟾有數次跟她說孔前輩的修為定然深不可測。

    eses就算是厲害,總也不及紅葉谷的那些鎮谷之法吧

    eses徐青衣并沒有注意到當孔元洲傳功結束時,白玉蟾眼中那濃濃的震驚之色。很顯然,這門功法絕對不簡單。

    eses就此分別吧

    eses孔元洲拍拍白玉蟾的肩膀,顯得很是灑脫,說完只對徐青衣點點頭,便向著客棧外走去。

    eses多謝前輩。

    eses白玉蟾回過神來,不顧周圍食客的疑惑之色,又對孔元洲作揖到底。這是相當濃重的禮節。

    eses孔元洲只是頭也不回地擺擺手,很快消失在門口。

    eses白玉蟾坐回到椅子上,眼中仍然有震驚之色。

    eses徐青衣也是好奇孔元洲教他什么功法。低聲問道他教你什么了

    eses白玉蟾喃喃道九天欲極造化功

    eses這是什么功法

    eses徐青衣微微皺著眉頭道,然后撇嘴。都沒有聽說過,肯定不是什么厲害功法。

    eses白玉蟾只是輕輕搖頭,似乎有某些顧及,并沒有再說什么。

    eses其后。徐青衣問白玉蟾,咱們今天是繼續趕路,還是在長沙城內休息

    eses白玉蟾道這兩日我有所收獲、感悟,需得融匯。便在長沙城內休息吧

    eses徐青衣當然不會有什么異議。

    eses然后兩人就在這間客棧住下,各自回房。徐青衣也沒有去找徐鶴的打算。

    eses她不知道徐鶴到底在宮中做什么。再者也很難找到。當然,更大的原因是不想聽徐鶴絮叨她。說她怎么不及時回去紅葉谷。

    eses要是再知道她和白玉蟾結伴而行,只怕更是不得了。畢竟白玉蟾是男子。

    eses至于紅葉谷那邊,她已經找鏢行送信回去給娘親,倒也不擔心。

    eses

    eses此時,皇宮之內,武鼎堂。

    eses洪無天、君天放、徐鶴以及齊武烈四人正在禁地練習合擊之術。

    eses周遭是山。

    eses他們在山谷之內展開身形,只見殘影陣陣,內氣橫飛。

    eses整個山谷內可以說是飛沙走石。

    eses而同在這禁地內。只不過是離這里稍遠些的地方,還有武
淘宝快3是哪里的 黑桃棋牌? 意甲免费视频直播 云南11选5下载 贵阳捉鸡麻将二丁拐规则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 微信偏门一天1000元 时时乐上海走势图 豪利棋牌每天送9金币 网络打鱼赌博游戏贴吧 366娱乐城网上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