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洞庭穎兒全部章節 1743.劃清關系
作者:穿越成皇的小說
    eses樂嬋、岳玥、穎兒等女從密室中出來,懷中抱著孩子匆匆跑到趙洞庭身邊,見他沒有任何異樣,這才放下心去。

    eses之前禁軍將領急匆匆讓她們躲到密室里去,她們卻并沒有見到趙洞庭回來,別提心里有多擔心。

    eses“爹”

    eses“父親”

    eses隨即看到重傷的君天放、樂無償,韻景和樂嬋、樂舞等女忙跑上去,眼眶霎時就紅了。

    eses圖蘭朵憂心忡忡地問:“皇上,可是他來了”

    eses連劍仙以及這么多武鼎堂的供奉都全部重傷垂死,除去是極境高手出現,想不到其他可能。

    eses趙洞庭輕輕點頭。

    eses既然是替真金出頭來的,除去元皇宮中那老太監,也不可能是其他人。

    eses

    eses宮外。

    eses孔元洲自空中剛剛離開皇宮不多時候。

    eses在皇宮墻外離著皇宮不遠處,有人抬頭看到他,微微色變,然后施展身形向著他追去。是白玉蟾。

    eses“白玉蟾”

    eses徐青衣低呼,也連忙跟在白玉蟾的后面。

    eses好在孔元洲如閑庭信步,在空中行進速度并不快。要不然,憑他們兩個真武境都不到的修為鐵定是追不上的。

    eses“站住”

    eses白玉蟾和徐青衣兩人在鱗次櫛比的屋頂上掠過,到接近孔元洲的正下方,白玉蟾抬頭輕喝。

    eses剛剛皇宮里的動靜鬧得很大,那警戒的鐘聲幾乎半個長沙城都能聽到。連城內的巡邏衛隊都如臨大敵,誰都知道發生大事。

    eses白玉蟾是從宮里出來的,就更知道剛剛那連串的鐘聲意味著什么。那意味著皇宮面臨的威脅是最高層次的。

    eses而孔元洲這會兒直接從皇宮上空飛出來,其修為已經不言而喻。而皇宮內此時是什么情況,白玉蟾有點難以想象。

    eses孔元洲十有八九是敵不是友。

    eses白玉蟾也知道以自己的修為縱是攔下孔元洲也無用,但還是想要將孔元洲攔下。有些事情,就算很難有結果,也要去做。

    eses孔元洲竟然也真正在空中頓住身形,然后低頭向著下面的白玉蟾和徐青衣兩人看來。臉上浮現出些微笑意,沒有再離開的意思。

    eses白玉蟾臉上可沒有笑,只有疑惑和憤怒,問道:“你到底是何人為何強闖我大宋皇宮”

    eses“怎么”

    eses孔元洲幽幽道:“莫非你要攔我”

    eses白玉蟾冷冷道:“我自知不是你對手,縱是十個百個我白玉蟾加起來也攔不下你。但若你是大宋敵人,我白玉蟾便不愿和你有任何瓜葛!

    eses“哦”

    eses孔元洲道:“你的意思是要和老夫恩斷義絕了”

    eses白玉蟾沒有否認,“這九天欲極造化功乃是得你所受,我已記在腦海中,無法還你。但我立誓,此生若修煉半分九天欲極造化功,便自廢全身武功你,和我白玉蟾之間并無半點師徒情分”

    eses“老夫從未說過要認你做徒弟!笨自拗蝗绱苏f。

    eses白玉蟾沉默。深深看孔元洲幾眼,向著皇宮的方向掠去。

    eses“哼”

    eses徐青衣恨恨瞪幾眼孔元洲,連忙跟上。

    eses“或許如果你嘗試修煉九天欲極造化功,便會發現他的妙處所在,呵呵”

    eses而才剛剛掠出去不過數米,空中就響起孔元洲帶著些微笑意的話語。

    eses等白玉蟾回頭,他已經向著遠方飛去。

    eses白玉蟾微微皺了皺眉頭,繼續向著皇宮掠去。

    eses徐青衣嘴里嘀咕,“這個壞老頭竟然還是個極境強者”

    eses如果不是她對孔元洲實在是看不順眼,大概也會對孔元洲產生崇拜心理。極境高手,或許整個江湖現在也就獨此一號而已。

    eses連她父親徐鶴,雖是偽極境,但和極境之間其實也仍是天壤之別,有著或許此生都無法跨越的鴻溝。

    eses“站住”

    eses出現在皇宮門口的兩人被仍舊緊張兮兮的禁衛給攔住。

    eses白玉蟾掏出自己的令牌表明身份以后才得以進去。也就是他在宮中還有些名號,要不然,徐青衣怕仍然得被攔在外面。

    eses“徐將軍”

    eses到皇宮里面,白玉蟾遇到自己認識的禁衛軍中副統帥徐將軍,連忙將其喊住。

    eses姓徐的將軍是個老將,以前從禁軍中退下來的。見著是白玉蟾,雖然心情沉重,但還是露出些微笑意,“是白少卿啊”

    eses白玉蟾從進宮后就是管天文臺的卿天監少卿,一直都沒有升官。趙洞庭也沒有讓他挪窩的打算。

    eses只宮中知道白玉蟾這個名字的,絕對沒誰敢對他不客氣。他和皇上之間兄弟情深,可是從雷州時候就開始的。

    eses雖然連皇上的親弟弟趙昺都沒能落得善終,但誰都清楚,皇上是個情深義重的人。

    eses白玉蟾對著徐老將軍輕輕躬身,然后問道:“宮中發生了何事”

    eses“唉”

    eses徐老將軍帶著憤怒之色重重嘆息,“就在剛剛,有個極境強者闖宮”

    eses他是剛剛從寢宮那邊趕過來的,將整個事件過程都看在眼里。將整個事件的過程都原原本本敘述給白玉蟾聽。

    eses饒是已經知道孔元洲進宮是來者不善,在聽過徐老將軍的敘述后,白玉蟾仍然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eses孔元洲竟是將宮中鬧得如此天翻地覆,這簡直就和孫大圣大鬧天宮沒有什么兩樣。

    eses四位偽極境

    eses武鼎堂全部真武境供奉

    eses整個皇宮中上元境以上的高手,除去皇上以外,竟然全部失去戰斗力。就這還是孔元洲手下留情的結果,要不然此役宮中高手便是全隕。

    eses這太驚人了。

    eses哪怕知道孔元洲是極境強者,白玉蟾也仍然覺得不可思議。

    eses極境強者強悍不假,但也不是沒有限度的。以前聽說洛陀、刀王、劍神、老天師他們的戰績,似乎也并沒有這么夸張。

    eses即便是公認極境中最強的劍神空千古,好似也只是在斬殺三十余真武境以后便力竭。而且那些真武境中還有不少是以秘強行提升上去的。

    eses而孔元洲此行是打敗多少真武境高手

    eses而且其中還有四個偽極境。

    eses如此說來,他豈不是比劍神空千古還要強悍得多

    eses難道極境上面還有更高深的境界不成
淘宝快3是哪里的 玩股票怎么开户 血流麻将 网上靠谱的赚钱软件 如何利用手机网络赚 河北11选5一天多少期 申城棋牌电话号码 新农开发股票 哈尔滨麻将手机版下 双色球红球的关系吗 体彩浙江6+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