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第二更
作者:敢和貧道搶師太的小說
    夏東山聽到操盤手的話,他急忙朝電腦那邊看去,只見電腦上一根橫線,東山集團又被砸到了跌停板上,東山集團的賣盤那里還壓了一千萬股的賣盤。

    夏東山搓著雙手在那里說道,“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東山集團的股價怎么又跌停了?剛才不是還漲的好好的嗎?”

    操盤手在那里敲打了一下鍵盤,他看著我說道,“黃先生,林氏集團放的賣盤,現在有一千萬股的壓盤,我們要不要全部吃進?”

    我揉了揉鼻子,看著操盤手淡淡的說道,“掃貨!把那一千萬的賣盤全部掃了!用華東劉家的席位掃貨!”

    “劉家的席位剛才已經吃了林九他們一千萬股的籌碼,剛才只動用了一個億的資金,劉家現在的賬戶里應該還有四個億,咱們的資金比林九他們的資金多多了,怕他們個卵!掃貨,全部掃貨!”

    那個操盤手聽了我的話,他點頭應了一聲,接著,他就在那里敲起了鍵盤,沒一會,他抬頭看著我說道,“黃先生,我們已經吃掉了林家那一千萬股的賣盤,不過這次反彈的高度并不高,很多場內資金都在那里觀望,他們這次并沒有冒然搶反彈!”

    那個操盤手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已經在那里大叫道,“黃先生,您快來看!林九那邊又放賣盤了!這次又是五百萬股的賣盤!”

    “不!是一千萬股的賣盤!”

    “兩千萬股的賣盤……天吶!五千萬股的賣盤,林氏財團竟然一下就放出了五千萬股的賣盤……”

    “黃先生,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

    我聽了那個操盤手的話,站起來朝電腦那里看了一眼,只見東山集團又被砸到了跌停板上,這次東山集團的股價還是8.1元,東山集團的賣盤上面竟然壓了五千萬股的賣單。

    夏東山站在那里驚道,“林氏集團又放空了五千萬股,光這五千萬股就需要動用四個億的資金,如此說來,林九的后面應該也有援軍,要不然的話,他應該不會這么囂張,直接就用五千萬股的賣盤來砸跌停!”

    劉軍朝電腦上看了一眼,他在旁邊看著我建議道,“大磊,要我說不如我們先看看,我們現在手里只有了四個億的現金,如果冒然投進去的話,那冒的風險就太大了……”

    華東劉家雖然是華東的一號大家族,雖然劉家控制了華東很多的實體產業,可是證券市場畢竟是資本游戲,證券市場是需要拿真金白銀去砸股價的,劉家的那些企業雖然都是賺錢的金缽缽,可是由于我給劉軍說的比較倉促,所以劉軍這次只帶了幾個億的資金過來。

    如果劉家想再搞錢的話,那就得去找銀行或者其他的錢莊來貸款,但是那都需要時間,所以劉軍建議我先等等看,畢竟如果林九有準備的話,這幾個億砸下去也都是轉眼就不見了!

    我聽了劉軍的話沒有吭聲,我坐在那里心中不停的暗道,麻痹的,以前老子就聽說過證券市場是絞肉機,真沒想到,證券市場真是太兇了,我們今天一上午已經砸進去了兩個億,可是那兩個億根本就顯都不顯,那兩個億根本就沒有讓東山集團的股價反彈,東山集團現在的股價還是在跌停板上。

    我看著東山集團的那根橫線心里暗道,他嗎的,難道老子真的斗不過林九那小子?難道今天東山集團的股價一直都在跌停板上不成?

    附近的那些股票經紀看著電腦上的盤口,他們也都在那里議論了起來,“今天東山集團的股價真是太厲害了!一會跌停,一會大幅反彈的,誰要是拿了東山集團的股票,那今天心臟病非得被嚇出來不行!”

    “哎,真他嗎的蛋疼,老子剛才以為華東劉家穩勝,老子剛才專門又買了不少的東山集團,可是沒想到東山集團又跌停了……看樣子,林氏集團應該也有大財團幫忙!”

    “你小子傻,我剛才就想買東山集團的股票,可是我看了看,沒敢亂動……林家那也是魔都的大家族,林家也認識國際上的大財團,看東山集團這樣子,鹿死誰手尚未可知啊……”

    林九聽了那些股票經紀的話,他臉上更加得意了,他拍了拍身邊的操盤手,“爽!真他嗎的爽,再放五千萬股賣盤!”

    那個操盤手看著林九說道,“林少!我們已經把東山集團打到跌停板了,而且我們在跌停板上已經掛了五千萬股,現在還要繼續壓盤嗎?”

    林九拍著那個操盤手大笑道,“今天我們穩贏,為什不再壓他們一壓?哼,幾個鄉巴佬就想跟我斗?老子今天就讓他知道我們林家的厲害!”

    那個操盤手聽了林九的話,他敲打了一下鍵盤,把五千萬股的賣單全部掛到了跌停板上,他看著林九匯報道,“林少,我已經把那五千萬股的賣盤壓到跌停板上了,現在東山集團的股價還是8.1元,賣盤有一億一千兩百萬……”

    附近的那些股票經紀看著盤口都驚呆了,他們在那里大聲的討論了起來,“林九竟然在東山集團掛了一個億的賣盤,要知道東山集團現在的股價是8.1元,這一個億的賣盤那就是8個多億,這還不包括剛才林家下的那些單子,林家今天最少動用了十個億的資金……”

    “真沒想到,林氏集團的實力竟然這么雄厚,今天一個早上就動用了十個億來狙擊東山集團的股價,看這樣子,林氏集團是要在今天就把東山集團給吞并了!”

    “我覺得這件事情沒那么簡單,林氏集團竟然敢這么瘋狂的打壓東山集團的股價,他們背后肯定有其他的大勢力在支持他們!”

    這時,一個留著小胡子的島國人帶著幾個手下走進了證券交易所,林九看到那個島國人,他馬上就興奮的站了起來,他直接給那個島國人來了一個熱情的擁抱,“小山君,我在這里等你半天了,你怎么才來?”

    小山君站在那里看著林九笑道,“林九君,我昨天晚上可是跑遍了我們島國的財團之家,我為了多替你找幾家財團的首領,所以坐飛機來晚了!”

    “你今天早上的事情進展的還順利吧?”

    林九站在那里看著小山君大笑道,“順利!真他嗎的是太順利了!有了你的那些資金,我輕松的就能絞殺他們……”

    那些股票經紀看了林九和那個小山君一眼,一個股票經紀突然低聲說道,“我想起來了,那個小山君好像就是島國最出名的財團小山財團的會長!我就說林家不可能沒有援軍,原來小山財團竟然是林家的援軍!”

    “小山財團?你是說島國那個最著名的小山財團嗎?那個小山財團控制了島國百分之六十的重工業制造……那個小山財團可是島國最出名的大財團之一,華東劉家要是跟小山財團比起來的話,那簡直就是螞蟻在跟大象比!”

    “怪不得……怪不得林九剛才一直那么有底氣,原來林家最大的底牌是小山財團!林家真是財大器粗啊,他們這是要搞死夏家的節奏啊,不行,老子也要跟一把,我也來個三十萬股的賣盤!”

    小山君朝四周看了一眼,他看了看手表,“林九君,現在馬上就到11點30分了,這樣吧,我們馬上去吃飯,我們在吃飯前再玩一把,我們再放空五千萬股玩玩!”

    林九聽了小山君的話,他站在那里打了一個清脆的響指,“ok!就聽小山君的,再放五千萬股東山集團的賣盤,老子倒要看看,他們那幾個鄉巴佬怎么吃掉我壓的賣盤!”

    那個操盤手馬上在那里敲打起了鍵盤,那五千萬股的賣盤很快就掛到了跌停板上,那個操盤手看著林九匯報道,“林少!我們在東山集團的跌停板上又掛了一億五千萬的賣盤,現在東山集團的跌停板上有一億七千五百萬的賣盤,其他的賣盤都是場內游資和機構下的單子!”

    林九聽了操盤手的話,他對操盤手的匯報很滿意,這時,場內響起了鈴聲,所有的操盤手都站了起來。

    林九朝那幾個操盤手一揮手,“走,你們跟我們一起去吃飯,我們請小山君吃點特色的東西!”

    小山君看著林九笑道,“林九君,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對吃的不感興趣!”

    林九摟著小山君壞笑了一下,“小山君,我們今天下午直接把東山集團給搞垮,然后晚上我就請你去泡溫泉……我聽說最近魔都這邊來了幾個很出名的模特,我保證讓你滿意……”

    小山君聽了林九的話,他看著林九笑道,“林九君,那今天晚上我就不客氣了啊……”

    林九跟小山君帶著那些手下就朝外面走去,很多股票經紀也跟在他們的后面走出了證券交易所的大廳。

    那些股票經紀都走了出去,交易所大廳都冷靜了下來,我們幾個人卻坐在那里沒有動,我們盯著電腦上的那根橫線都沒有說話,夏東山輕嘆了一口氣,“現在我們手里的資金只有四個多億,賣盤上一共壓了一億七千萬股的股票,東山集團現在的股價是8.1元,如果想把所有的賣盤全都吞掉的話,我們最少得有15個億的資金……”

    “可是我們現在手里只有4個億,這可怎么辦?”

    我聽了夏東山的話,看了夏東山一眼,沒有說話。

    操盤手在旁邊說道,“哎!可惜我們的資金不夠了,要不然的話,我們直接把這一億七千萬股全吃掉,如果我們吃掉了這一億七千萬股,那我們就絕對控盤了……”

    “如果我們絕對控盤的話,林家就算再放空我們的股票,他們也獲得不了我們的控股權,哎,真是太可惜了,我們少了十來個億……”

    夏東山坐在那里點燃了一根香煙,他吸了一口香煙,看著我說道,“林家在跌停板上掛了這么多的賣盤,如果今天我們東山集團是跌停板收盤的話,那只會引起更多股民的恐慌,明天會有更多的股民出來賣股票,到時候,我們東山集團的股票會接連跌停板,林氏集團想收購我們那就更容易了……”

    “哎,黃磊,這也不怪你,我真沒有想到林九那小子竟然找來了小山財團,小山財團可是島國的三大財團之一,我們根本就沒法跟他斗……”

    夏東山說這話的時候,他坐在那里不停的長吁短嘆,我揉了揉鼻子,想勸勸夏東山,可是我卻沒有開口。

    夏東山說起來已經算是敗過一次的人了,他上次就在證券市場敗給了林家,所以他算是斗敗的公雞,他已經對自己沒有信心了。

    我看著夏東山安慰道,“夏叔叔,你忘記了,今天這里我說了算,東山集團股價的事情你就別再操心了,這事有我!”

    “現在也到中午了,咱們出去吃點有營養的東西,下午還要繼續開盤呢!”

    劉軍聽了我的話,他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走!我知道附近有家海鮮菜館不錯,那里的三文魚和刺參都很好吃……”

    “大磊,這頓飯可是你請!”

    我揉了揉鼻子,看著劉軍淡淡的說道,“沒問題,吃飯小意思!走,咱們現在就去吃刺參!”

    我們一群人都站了起來,我們直接就朝附近的那家海鮮菜館走去,那家海鮮菜館離交易所比較近,這時候正是飯點,那里面到處都是人。

    我們幾個人剛走進海鮮菜館,就聽到一個人陰陽怪氣的說道,“哎呦,真看不出來啊……你們還有心情來這里吃海鮮,我對你們真是佩服加膜拜!”
淘宝快3是哪里的 股票融资开户 贵州11选5任四遗漏 贵州11选5预测 上期平码十5算下期平码尾 通富微电股票走势 体彩走势图 急速赛车开奖数据 内蒙古11选五规则 快乐十分经常出的号码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