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禮物
作者:海北的小說
    “莫離,我送給你一份禮物如何?”血河老祖在說完話之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扭頭對著莫離問道。

    莫離聽到這里不禁有些疑惑,當即問道:“什么禮物?”

    “我雖然現在不需要在使用祭品復活殘魂,但是我殘魂的力量平白的舍棄也是浪費。既然他們現在已經找齊了祭品。而你這個朋友也正好是我們血域的修煉者,我現在就把我這個殘魂的力量送給你這個朋友如何!如果他吸收了我的殘魂力量,直接就可以達到恒古不滅的程度!并且我還可以將我的血河渡天輪也傳給他!”

    “哦?你這么做需要我做什么?”莫離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血河老祖既然這么說,必定是有所條件的。

    “等我離開的時候,是不可能將整個血域的修煉者全都帶走的?墒茄虍吘故俏乙皇謩摿⒌。這里面所有的修煉者都相當于是我的血脈傳承,我不可能就這樣將他們舍棄掉。所以我希望在我離開以后,有人能夠幫助我管理血域!而你這個朋友應該就是最佳的人選!”

    “現在整個血域都在上蒼的掌控當中,我的朋友又如何能夠在上蒼的手中將血域搶奪回來?”

    “這一點已經不是我能夠幫上忙的了,至于能否將血域奪回來[一][本讀] .ydu.c。就看你最終能否抵抗上蒼了。不過你現在已經走上了這條路,最終和上蒼的一戰是無法避免的了。如果你能戰勝他,自然就能將血域奪回來。如果你敗了,那么你的親人朋友,天殤一族,甚至包括我在內,都可能會徹底毀滅!所以我們的希望全都在你的身上!還有,如果你最終能夠將血域從上蒼的手中搶奪回來,那你的這個朋有最終是歸我所管理和支配的!”

    “好!既然無法避免,那么就只能勇敢的去面對!”莫離在思索了良久之后,最終點頭同意了血河老祖的意見。而且就象血河老祖所說的那樣,他的殘魂力量語氣白白的浪費掉,還不如直接送給三光。三光的力量強大起來,對自己也是一種幫助。而且莫離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能否活下來,早些給三光安排一個退路也是不錯的選擇。三光本身就是雪域的修煉者,跟隨著血河老祖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好,既然你同意,那么我們現在就舉行儀式。將我那個殘魂的力量全都灌注到他的身上!”見到莫離同意,血河老祖顯得很是高興,他雖然不象天殤域主那樣有一個可以綁得住莫離的女兒,但是他知道三光和莫離的關系也是非比尋常,將莫離這個最要好的朋友拉入到自己的陣營當中也是間接的將莫離幫到了自己的隊伍當中。

    在血河老祖的命令之下,碧血莊主不敢怠慢。直接就將眾人引到了舉行儀式的大殿之內。這是一座布滿各種禁止和符文的大殿。在大殿的中央有一座巨大的祭壇。而在祭壇的四周則是豎立著三百六十五跟銅柱。而在銅柱的上面全都倒吊著一個個由血繭包裹的修煉者。這些全都是碧血一族千百萬年來所收集到的祭品。

    如果加上三光的話,正好就湊齊了三百六十五的數量。不過現在由于莫離的出現,三光由原本的祭品一下子就變成了受益者。而血河老祖的命令,碧血莊主他們是不敢違背的。而三光出于對莫離的相信,所以沒有絲毫的猶豫就在碧血莊主的安排之下直接站在的祭壇的中央。

    整個復活的儀式原本是應該由碧血莊主來主持,等到聲望復活之后還需要圣女的精血來滋養。不過現在有血河老祖的存在,一切都變得簡單起來。整個儀式是由血河老祖親自來主持的。

    在三光就位之后,血河老祖直接就施展他們血族的秘法將整個復活的大陣開動起來。無數的符文和禁制在血河老祖將力量灌注的那一瞬間全都閃亮起來。一道血色的能量還是聯通那三百六十五根銅柱。

    隨著銅柱一個接著一個閃亮,銅柱上面所倒吊著的血繭也開始綻放出了血色的光芒。最終血繭歷練的力量,全都按照預定的軌跡融匯到了三光所站立的祭壇上面。

    “把我留給你們的那個碧血項鏈拿來!”在儀式進行到最關鍵的時候,血河老祖沉聲對著碧血莊主分服了一句。而在聽到這話之后,碧血莊主直接將目光放到了碧雪清的身上。

    因為碧血項鏈一直是由碧雪清保管的,這是圣女所佩戴的圣物。項鏈里面所蘊含的正是血河老祖最終所流傳下來的一滴精血。里面所蘊含的就是血河老祖的殘魂。

    不過這根項鏈卻被碧雪清在很早以前就送給了三光,所以在碧血莊主望向她的時候,碧雪清不禁指了指三光。有些緊張的答道:“碧血項鏈就在他的身上……”

    “哦?原來項鏈早就在他的身上,看來我選擇的沒有錯!這就是他的造化!”血河老祖聽到碧血項鏈就在三光的身上,當即只是微微的一愣,最后自言自語的說了這一句,而碧血莊主在聽到這話之后,則是微微的嘆息了一聲。卻沒有再說什么。

    儀式由血河老祖親自主持沒有出現絲毫的差錯,在將三百六十四個祭品的力量全都融合之后,三光脖頸上的那根碧血項鏈也自動的裂開,一滴碧綠色的血液也直接融入到他的身體當中。

    就在那滴碧綠色的血液融入到三光體內的同時,天地異象從天而降,這是屬于血域的法則和力量。是有血河渡天輪里面所釋放出來的。而在這道天地異象之后,站立在祭壇中央的三光猛然睜開了雙目,隨后他的身體就開始發生了變化。

    原本三百六十五個血竅開始迅速的膨脹壯大,然后又以極快的速度分裂。一個……兩個……最終三光身體上的血竅每一個都分裂成了十個,三百六十五個血竅最后也變成了三千六百五十的數量。

    當最后一個血竅成型之后,一股血色的力量直接將三光包裹起來。最終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血繭。只要三光能夠能夠從這血繭里面破繭而出,那么最終這個復活的儀式就算是徹底完成了。不過這個過程誰也不知道會進行多久,按照血河老祖所說的,如果快的話瞬間就會破繭而出,而若是慢的話,這個過程可能會一直持續幾百年的時間。而這一切都要看三光對血域力量的領悟了。

    雖然不知道三光能夠什么時候能夠破繭而出,但是莫離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至少等待三光破繭而出的時候,他應該已經能夠又自保的能力了,F在三光的事情解決了,莫離接下來需要的解決的就是端木晴的事情了。

    三光、端木晴和葉寬幾個都是莫離無法割舍的,F在三光既然已經穩定下來,而葉寬他們幾個也有火鳳圣母的庇護,暫時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F在莫離最放心不下的就端木晴了。畢竟當初天幻星在鎮魂塔的時候曾拿端木晴威脅過莫離,而端木擎天親口答應涅羅申庚的提親莫離也是親眼看到的。所以現在他看到三光依然安頓下來,所以在放下心來的同時,他又開始緊張起端木晴的處境來。

    莫離在碧血山莊停留了三天,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而血河老祖因為已經將血河渡天輪重新融合,已經不懼怕上蒼的感知。所以血河老祖最終決定留在這個傳承之地當中。

    在離開之前,莫離找到了血河老祖和碧雪清。莫離看著碧雪清以及她和三光所剩下的這個女兒,心中不禁感慨萬千。他知道三光和自己在一起的這么多年也該是安穩下來的時候了,他知道自己不應該再把三光拖入到危險當中。所以他在猶豫了片刻之后就隨著碧雪清說道:“如果三光從血繭里面出來之后,不要告訴他我去了哪里。我希望他以后的生活能夠平穩下來。而你們也要好好的把這個孩子帶大!

    說完這番話之后,莫離又扭頭對著血河老祖說道:“我這一次離開會想辦法將我的那些朋友也帶回來。不過我的出現一定會驚動天罡星或者上蒼。也可能會遇到什么危險。如果我真的有什么不測,你就躲藏在這個傳承之地慢慢的恢復力量吧,等到你有能力使用血河渡天輪離開這片大陸的時候,你一定要想辦法將三光以及我的另外幾個朋友也一起帶離這里!

    “不會的!你現在修煉了兩個分身,尤其是空間系力量的分身。就算是打不過他們你完全可以使用空間力量逃走的,而你只要進入到鎖魂域當中,上蒼就那你沒有任何辦法。而且你在沒有將母源力量修煉到大成的程度,盡量不要和上蒼直接面對面的沖突。記!我們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你就算是不為自己著想,也該你為我們和你的這些朋友著想。你一定要活下來!”

    “我會的!”莫離知道血河老祖所說這些的意思,不過前途渺茫?v然是明知道前方有危險,他也會義無反顧的一頭跳進去的。因為這是他的責任也是他必須要做的事情。
淘宝快3是哪里的 浙江11选5第20010217 9月14日上证指数 河北快三结果走势图带连线 青海11选五最大遗漏号是 如何炒股票新手入门 安徽11选5前三遗漏 湖北快3三形态走势图一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体彩 海南4+1开奖结果查询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