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明月珰的小說
    得一宗在東荒域位列五大仙宗之一,雖然近幾百年略有衰落,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依舊穩穩地吊在五大宗之尾。

    這種大宗的弟子不管走到哪兒,都備受人矚目,其他人也不敢招惹,否則惹出她們背后的宗門勢力可就不妙了。

    白得得身為得一宗第三脈長老的獨孫,更是走到哪兒都有人奉承,即使她至今還沒有得開氣機以成丹田,也依舊屬于可以在得一宗橫著走的那波修三代之一。

    這幾天白得得就更是得意了,眼巴巴的不知道多少人來給她送禮。

    “白師妹,這次宗主退位閉關,白長老眾望所歸,馬上就要入主不可道峰第九虹的得一宮,咱們得一宗在白長老的帶領下,肯定能重獲往日容榮!闭f話的是得一宗第四脈主修牧獸的內門弟子鳳真。

    第四脈在得一宗算是最差的一脈,每次在內門弟子大比中都墊底,所分配的資源也最少,因此最沒底氣,不得不四處巴結人。

    只是宗門里核心弟子都是一心修煉,不理俗事,更不提各脈重點培養的道種弟子,那簡直是比宗主還難見的人。想走門路的人便都聚在了白得得身邊。

    這修三代里,最奇葩的就屬白得得了。她爺爺執掌第三脈,她爹是這一代三脈的道種弟子,娘是第一脈的道種弟子,出身這樣顯赫的她居然十八歲了都還沒開啟氣機,無法修煉,可是讓無數人驚掉了下巴的。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白得得才能無所事事,成日游手好閑,東走西游。

    這人嘛缺什么就最想什么,白得得天賦墊底,就更需要人夸,因此周圍圍了一大群諂媚巴結的人,處處哄著她,捧著她。她為人卻也實在大方,跟著她的人都得了不少好處,也就巴結得更上心了。

    鳳真的馬屁拍得白得得很舒服,得一宗的確是越混越差了,害得白得得出去遇到其他四仙宗的弟子都不能耍威風,心里很有點兒不爽。等他爺爺成為宗主后,她一定要讓他好好整頓一下宗門。

    白得得傲嬌地理了理頭發,微笑道:“現在宗主人選還沒宣布呢,可別這么早恭喜我!

    “除了白長老,誰還有資格成為新一任宗主啊。咱們得一宗現在全靠三脈撐大梁,若不是白長老任宗主,咱們誰能服氣?”周金龍是第五脈劍修弟子,也是白得得最忠實的追求者,對白得得一見鐘情,從此鞍前馬后唯白得得是瞻。

    白得得食指點著翹起的唇角,心情想不好都不行。周金龍這話可不算是拍馬屁,如今得一宗之所以能穩吊五仙宗之尾而沒有被甩出去,的確是多虧有三脈的煉器支撐。

    白得得的爺爺和父親都是不世出的煉器天才,雖說煉丹才是曾經得一宗最強的一脈,但如今也因為白氏雙杰的天縱之資而黯淡。如今得一宗的煉器之術甚至超過了第一仙宗七寶宗。

    要知道七寶宗可是從煉器開始發跡的,如今卻在這一術上輸給了得一宗的三脈,可以想見三脈煉器術之強大,乃是得一宗從沒企及過的巔峰。

    因此雖說宗主才說退位,大家就都一致認定只能是三脈的白元一長老入主得一宮。

    白得得對此更是堅信不疑,早早就命自己的丫頭西器開始收東西。她的東西實在太多,更是收集了無數珍本,用馬車拉至少得一百二十駕才裝得下。

    雖然白得得自己有一個乾坤囊這樣的稀罕物,但那乾坤囊內只有一立方大小的空間,也裝不了太多東西。就這樣,那乾坤囊也價值連城,是白得得十八歲她爺爺送的生日禮物。得一宗上下除了道種弟子之外,也就唯有白得得有一個乾坤囊了。

    “西器,別忘了把我院子里那株冷梅樹挖出來一起帶走!卑椎玫梅愿姥绢^道,她是個敝帚自珍的人,那冷梅是她親手所植,所以搬家也得帶上。

    西器趕緊應了,卻見東食一臉晦色地小跑進來,“怎么了,東食?”

    東食怯生生地看向白得得,然后小心翼翼地道:“宗主人選已經定下來了!

    白得得放下手中的書卷和茶杯,一看東食這表情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對,“說!

    “不是白長老!睎|食閉上眼睛才敢一鼓作氣地說出來。

    “那是誰?!”白得得站起身道,不是她爺爺,難道是第九脈靈織峰的練云裳?“練云裳嗎?”

    那練云裳是她爺爺現在的心上人,白得得很懷疑她爺爺是不是為了討心上人歡心把宗主之位給讓了出去。如果是那樣,她非得狠狠教訓她爺爺一頓。

    “不是,聽說是叫容舍!睎|食小聲地道。

    “容舍?哪里蹦出來的猴子啊,聽都沒聽說過,居然就成了宗主?!”白得得是一萬個不服氣,此刻胸脯氣得劇烈起伏,看得剛進門的周金龍眼都直了。

    “得得!敝芙瘕堃驳玫搅讼,第一時間就跑來想要安慰白得得。

    白得得提起裙擺就往外跑,“不行,我得去找我爺爺,太欺負人了!

    周金龍見白得得跑過來,趕緊往旁邊讓了讓,深怕撞著她了。

    白元一此刻剛從不可道峰下來,宗主人選就是經過他們九脈長老共同推舉認定的,他當然知道消息,這不一完事就趕緊御劍飛回來安撫他孫女兒么?

    “得得!卑自唤凶_得跟箭一樣的白得得。

    “爺爺!卑椎玫脷獯跤醯嘏苌锨,“爺爺,那個新宗主容舍是哪里冒出來的呀?怎么聽都沒聽過,肯定不是咱們得一宗的人!

    白元一輕輕摸了摸白得得的頭,“回去我跟你慢慢說!

    白得得打量了一下白元一的神情,平靜安和,心知這新宗主看來是也得了她爺爺認可的。

    白得得點了點頭,她可是失望透頂了,本來以為這次可以上到第九虹住進得一宮,把所有人都踩在腳底的呢。

    不可道峰乃是得一宗的最高峰,其他九脈就像章魚腿一般從主峰不可道峰外外延展,宗主所在的得一宮是得一宗最高建筑,雖然不一定有什么特別,但是地理位置威風啊。白得得這輩子最大的愛好就是逞威風,現在住不進去了,她爺爺似乎一點兒不介意,她心里可是萬分不如意的。

    “爺爺,那容舍什么來頭?”一進白元一的院門,白得得就忍不住開口問。

    白元一道:“容舍宗主手持開派圣祖神識附印的玉簡,上有圣祖神音,命他接任宗主!

    “開派圣祖?你跟我開玩笑吧,爺爺?”得一宗開派可是萬年之前的事情了,圣祖早就灰飛煙滅了,怎么可能一萬年之后派個人來任宗主!盃敔,你們該不會是被騙子涮了吧?”

    白元一曲起指節敲了敲白得得的額頭,“淘氣。你爺爺難道就差到識人不清了?”

    白得得嘟嘟嘴,她爺爺那么純真,被練云裳那淺微道行的狐貍精就給勾了去,也就不怪她會懷疑她爺爺的眼光了。

    “爺爺,圣祖早就不在了,怎么可能突然派個人來?你想是不是這個道理?”白得得道。

    “你有所不知,雖說圣祖萬年前就消失了,可并未傳起死音,很可能是踏破了虛空,去了更高的星域。如今圣祖見徒子徒孫不爭氣,眼看著得一宗沒落,指派人來接手宗主之職也不是不可能!卑自坏。

    “這些不過是你們的猜測而已。那容舍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能得你們都認同!卑椎玫玫,“難道已經到了孕神之階?”

    當今東荒域的最強者就是孕神之階,所以白得得才如此猜想。

    白元一搖了搖頭,“他如今不過開田之階!

    白得得眨巴著眼睛說話都結巴了,“開,開田?”如今的修行階段從種靈開始,再上一階就是開田。在得一宗開田修為的弟子一抓一大把,容舍一個開田境的人怎么可以做宗主?以后帶出去不嫌丟人?

    “莫欺少年窮!卑自挥贮c了點白得得的額頭!叭缃竦娜葑谥鞑贿^二十,能修行到開田已經是天賦驚人,何況……”

    “何況什么?”白得得趕緊追問。

    “何況,神燈認主,他確實是圣祖傳人!卑自坏溃骸霸蹅兊靡蛔谥信d有望了!

    神燈,白得得是知道的,這是得一宗的鎮派之寶。得一宗的九虹護山大陣就是靠神燈運轉的。但是從沒聽說過有人能讓神燈認主,它是開派圣祖的元神神器。

    元神神器乃是以修者自身元神蘊養,可毀卻不可奪,一器只認一人為主,除非是其三代內直系血親才有可能得神燈認主,但所謂認主其實也只是借其使用罷了。

    “神燈認他為主,那豈不是說容舍是圣族的子、孫?”白得得質疑,“圣祖這都多大年紀了?容舍就算是他孫子只怕年紀也驚人了,現在居然才開田境,那豈不是跟我一樣是個廢……”
淘宝快3是哪里的 七乐彩开奖走势图表 浙江体彩6十1专家 太原重工股票推荐 选4历史开奖结果上海 全国最大股票配资 江西快三购买平台 湖北11选5最新开奖 河内5分彩组选走势图 快乐扑克三奖金表 今天大盘指数股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