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背后的妹砸》正文 236.番外
作者:明月珰的小說
    該文發表在晉江文學網, 其余網站皆為盜文網站, 請。

    現在白得得被寧凝追得狼狽逃竄,心里極盼人救,可是見來人是練紫霓時, 她覺得丟人丟到這個份上, 還不如死了算了。所以也不開口求救,只一個勁兒地往前逃。

    可是白得得不求救,她拉著的那個得一宗弟子卻是張嘴就大呼“練師姐”。

    練紫霓身形一閃, 落在白得得和那弟子面前,手中紫練一閃,朝追殺而來的寧凝襲去。

    練紫霓手里的紫練也是一件法器, 是從得一宗的祖地找到的, 雖然有所殘損,卻被白元一修復并進一步精煉。白得得知道,這紫練還是一個進階性法器,將來甚至有可能成為圣器。真是叫人眼紅啊,就是白得得都沒這種好東西呢。

    寧凝被練紫霓擋住,心知自己即使有凝光劍也打不過練紫霓,所以索性停下來, 看向白得得道“白得得, 今天看在練仙子的份上,我就饒了你!

    以練紫霓的修為當然還稱不得仙子, 就是寧凝內心也未必認同, 可是她和白得得是宿敵, 對白得得可謂是知根知底,也知道白得得跟練紫霓不對付,所以寧凝就是要在白得得面前故意抬高練紫霓而貶低白得得。

    “不過你以后最好見著我就繞道走,不然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睂幠龂虖埖氐,說完轉身就走。

    白得得氣得手發抖,長這么大,她可還沒被人這樣欺負過,尤其是這里還是得一宗主場。而練紫霓就這么讓寧凝走了,白得得就更生氣了。

    白得得不爽地看向練紫霓,“喂,練紫霓,你就這樣讓寧凝走啦。這里可是得一宗,你就由著她這樣欺負一個沒有修為的弟子,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

    白得得這種護短的人是完全不能理解練紫霓的,如果今年兩人易地而處之,哪怕她很討厭練紫霓,也定然會把寧凝留下來打得她跪地道歉不可。

    練紫霓卻是個菩薩性子,“得得,得饒人處,且饒人,何況今日寧凝是跟著她祖父來做客的! 你看這就是白得得終極討厭練紫霓的原因,這女人圣母得夠可以的,總有一天要叫惡人收拾了去的。

    白得得撇撇嘴,“欺軟怕硬,真是白費了你的天賦!

    哎,說起天賦白得得就更心酸了,她怎么就這么倒霉呢?吃了那么多補藥,居然都不能開啟氣機,要不然今天哪里容得寧凝這么囂張。

    白得得一邊走一邊給她爺爺傳音,哭訴寧凝的罪狀。白元一聽了當然心痛,可是他總不能以大欺小去對付寧凝。只能通過他和白得得兩人之間的傳音器小聲安慰,并保證只要寧凝一離開得一宗,就派白得得父親的大弟子,也就是第三脈這一代的種子弟子之一的白宏一去收拾寧凝。

    白得得還是撅嘴不快,她這個人報仇是不講究什么十年未晚的,有仇都喜歡當面報,那才有快感。

    白得得才剛回到她的小院,就見鳳真從門口跑了進來,“得得,你剛才遇到寧凝了?”

    白得得哀怨地看了鳳真一眼,平時也沒少喂好處給這丫頭,關鍵時刻居然不在,真是心酸和郁悶。

    鳳真道“你受傷了?”鳳真見白得得裙子上有血跡,著急地施展療傷術幫白得得止血,“你別生氣了,等會兒金龍來了,咱們合計合計,一定替你出了這口惡氣!

    “什么惡氣?”周金龍從門口走進來。

    鳳真正要說寧凝的事,卻見周金龍帶笑道“是說寧凝的事兒嗎?”

    “你也知道啦?”鳳真道。

    “那當然,只怕現在咱們得一宗的弟子都知道了!敝芙瘕埖。

    白得得眉頭一皺道“你什么意思,周金龍?”難道是她被寧凝欺負丟臉的事情這么短時間就傳遍得一宗啦?

    周金龍見白得得變臉,也不敢再賣關子了趕緊道“是宗主。宗主知道了得得你被欺負的事,當時就勒令讓人將寧凝趕出山門,并說得一宗永遠不再歡迎她!

    白得得“騰”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你說的是真的?”

    周金龍道“當然。宗主說,咱們得一宗的任何一個弟子都容不得外人欺負,還說以后寧凝再敢欺負你,得一宗的弟子就是追到天涯也要將她抓回來!

    “哇!兵P真雙眼冒星地仰頭看向得一宮所在的不可道峰,“宗主這話說得好帥啊!

    白得得雖然心里對容舍多有嘀咕,但這會兒聽他這樣為自己出頭,對他搶她爺爺的宗主位的惡感總算是少了一點,但好感依然還是負值!澳菍幠臓敔斣趺凑f?”

    “寧長老當場就跟宗主翻了臉,不過他也不敢在得一宗放肆,只能帶著劍王閣的弟子走了!敝芙瘕埡俸傩Φ。

    白得得雙手掌根擊掌道“這還差不多,容舍還算是有宗主的樣子!

    不過過了一天之后,白得得就覺得自己上當了,因為她身邊的人都已經開始說容舍的好話了,就連白元一得知容舍這么護著白得得,對他的好感都飆升了一大截。

    白得得這個懷疑論者又開始嘀咕了,“爺爺,你說容舍玩的這一手該不會是‘千金市骨’的把戲吧?”

    千金市骨說的是古代有個國君為了招攬人才而不惜用五百斤買千里馬骨的事兒。

    而容舍對白得得的這一番維護,很像是把她當那馬骨頭了。如此一來,才一天的功夫,容舍就贏得了全宗所有弟子的愛戴,同時還得了白元一老頭子的好感。要知道就算容舍成了宗主,可只要白元一不撐他,他也是寸步難行的。

    白得得越想越覺得是,而白元一卻道“得得,容宗主是真心維護弟子,你不要這樣想他!

    白得得擺擺手道“爺爺,你這個煉器大宗師不懂!痹诎椎玫醚劾,煉器大宗師就等同于頭腦單純!安贿^容舍能有這種手段也不錯,他既然成了咱們宗主,我就只盼著他越厲害越好!

    白元一翹起大拇指對著白得得道“通透,還是我們家得得通透!

    白得得嘚瑟地撅起嘴道“爺爺,你以為我要跟他對著干?你實在太小瞧我了,現在他是宗主已經是既成事實,我跟他鬧,豈不是親者痛仇者快,我才沒那么傻呢。我決定去壓榨一下咱們宗主的利用價值!

    前幾句聽著還不錯,后面這一句可就嚇著白元一了,“得得,你要做什么?”

    “容舍想就這么不用付出代價地利用我而收買人心,我可不能讓他就這么稱心如意?偟檬拯c兒好處費吧?”白得得道。

    到月圓這天,白得得帶著鳳真和周金龍大搖大擺地走上第一虹。

    今日是容舍繼任宗主之后第一次在第一虹答疑解難的日子,早早兒就有數百位弟子等在登圣石前頭自覺地排隊了。

    登圣石位于得一宗山門進門的地方,石頭的名字取得挺有氣魄的,可惜得一宗已經有兩千年沒出現過圣人了。

    白得得當然不會傻傻地排隊,她只要往排隊的那些弟子跟前一站,那些人就很自動地往后退了一大步給她讓位。

    白得得微笑著道了謝,站在了隊伍的第一位。她自己覺得自己還是很平易近人而富有禮貌的。

    日落月升時分,容舍準時出現在了登圣石前。

    容舍從光影里走出,光從他肩頭似水般流淌而下,時光的長河仿佛迤邐在他身后,恍惚將白得得覺得這人好像是從太古而來,緩步邁向未來。

    這還是白得得一次這樣近距離地看到容舍,上次只是在千里眼里看到過。

    這一看白得得可著實驚了一跳,當然不是被容舍的臉。他的臉依舊沒什么特色,也就是俗話說的毫無辨識度,扔人群里立即就淹沒了?墒悄且簧須忭,卻叫人為之驚嘆。

    白得得博覽群書,曾經聽聞世上曾有天生道胎一說。這樣的人一生下來就身具大道,天地之道在他身上顯現,他自己修行可毫無阻礙,一日千里不說,就是其他人若能在他身邊修行,都能事倍功半,而參悟天地那玄之又玄,不可名的道。

    白得得看著容舍登上登圣時,他身周道韻流淌,連步伐都透出道意,讓白得得瞬間覺得那登圣石似乎真的能登圣。

    白得得雖然在得一宗這么多年,還從沒正眼瞧過這塊石頭一眼,今天要不是容舍在這里解難,她也不會正眼瞧的。此刻她仿佛覺得石頭也得了道,有道紋在其上顯現。

    其實有這種感覺的可不止白得得一個,她氣機未開,感受并沒有周圍其他人那么大。而人群中有那有見識和悟性的弟子已經立即盤腿坐了下來開始盯著登圣石參悟那道紋。

    那些跟白得得一樣未開啟氣機的雜務弟子也有樣學樣地開始盤腿而坐。

    不過身為凡人的白得得關注的重點可不是道韻,而是容舍居然比她還更孔雀。

    白得得果斷地將千里眼對準了她爺爺白元一,看她爺爺的表情應該是跟她一樣肉痛。白元一心里想的是,哎喲,平白送人這么多上品靈石,加一塊兒準保都能把他孫女兒的氣機給轟開咯。

    白得得肉痛得全身發抖,恨不能跳上得一宮去海扁容舍一頓,這人是來滅得一宗的吧?堡壘總是從內部攻破的。

    在紫色靈霞的籠罩中,得一宮前的蓮花臺徐徐上升,蓮花臺下漫出無數金色透明花瓣,臺上一人被神光包裹,漸漸地顯出身形來。

    白得得罵了句“你妹”,容舍這人到底得多自戀、多騷氣啊,出個場竟然用花瓣撒天,難道是天下第一美男出場?

    隨后容舍的身影被投射到了得一宮后巨大的山峰上,讓所有人從任何角度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新任宗主。

    “長得很一般嘛,長成這樣也敢自戀?心得多大啊,天啊,不會是娘娘腔吧?”白得得很不屑地撇了撇嘴,“不行,我得去看看東荒十大美男洗洗眼!

    白得得覺得以后他們得一宗是真窩囊了,宗主不僅實力拿不出手,就是顏值也是被眾人碾壓。今年招新肯定又是墊底,其他四宗的宗主都能顏值擔當,或英俊,或儒雅,皆可以用來打廣告,而她們的新宗主,想想就愁人。

    這時候容舍開始說話了。首先么肯定是感謝各位來賓,感謝諸位同仁,感謝天(拜天),感謝地(祭地),最后是感謝祖宗。

    白得得心想,可不得感謝祖宗么,他如果不拼爹,拼爺,能到這里來慷他人之慨?

    之后么,宗主繼任就跟皇帝登基差不多,要頒發一份繼位詔書,寫的是他這一代的施政方針,不用太詳細,但方向是要明確的。

    容舍道“一門之興在弟子,敗也在弟子,吾將視培養弟子為第一要務!

    白得得在遠處諷刺道“每個宗主繼任時都這么說,可到時候還不是只顧著自己修煉,最多就是照拂幾個親傳弟子,真是說得比唱得好聽!

    卻聽容舍繼續道“從此凡我得一宗弟子,開啟氣機時,吾將親自引導其種靈!

    此話一出,當即嘩然。這可是累死人的事情,得一宗那么多弟子,每年都有招新,而每年都有數百上千人開啟氣機,這樣平均算下來,容舍一天得引導兩、三個弟子種靈。那他自己不用修煉啦?
淘宝快3是哪里的 黑龙江11选5一定年 江苏十一选五 广东11选五什么时候开盘 安徽Ⅱ选5安徽十一选五遗漏号 喜乐喜乐彩玩法 配股宝配资 福建36选7走势图 云南11选5走势图真准网 一分钟一期的彩票网站 广东好彩1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