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背后的妹砸》正文 237.番外
作者:明月珰的小說
    該文發表在晉江文學網, 其余網站皆為盜文網站,請支持正版! 〉靡蛔诘男姆ň徒小暗靡环ā, 據說這也是得一宗名字的由來。白得得替杜北生選的是得一法,她覺得既然杜北生開啟氣機時既然只看到了一束氣機,這就說明他要走那條獨木橋, 而得一法, 是從一生萬物而演化,會更適合杜北生。

    至于白得得自己,則是修行的七寶宗的“七寶功”,走的是萬寶歸一的路子,因為她是諸相雜收, 涉獵的修行門類太多。這心法么,沒有最好的, 只有最適合自己的。

    七寶功也算是白得得來七寶宗這一趟的收獲之一吧。

    卻說杜北生在白得得指的位置上吐納了一會兒, 又換了個地方吐納, 卻并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異同,對他這師傅所謂的靈氣眼就很有些不以為然了,他自己也不由暗笑,他怎么就信了白得得的邪。

    晚上, 白得得從藏書閣出來時,杜北生就等在門外接她,這是白得得要求的。

    “師傅!倍疟鄙椎玫糜诉^去。

    白得得停步看向杜北生, 腦袋微微一偏, 似乎察覺了什么, 只是還沒開口,就聽見不遠處有人喊道:“白師妹!

    白得得嘟了嘟嘴,嘀咕道:“又來了!

    來人是七寶宗神器門的潘環,他是神器門門主的侄兒,自認為和白得得算是門當戶對,追求顧曉星不成,看見白得得就動了心思,畢竟是白元一的孫女兒,他如果能得到白元一的指點,將來何愁繼承不了神器門。

    “白師妹,又在藏書閣遇到你了,真是勤奮好學啊!迸谁h笑道,他人生得風流倜儻,在門內也迷住了好些師姐師妹,在白得得面前也擺出一副風流模樣來,自以為是手到擒來。

    白得得則是被纏得煩不勝煩,如果是在得一宗她早讓人打潘環一頓了,可如今是人在屋檐下,到底還是要怪白元一不夠努力,讓小貓小狗都以為自己能配得上她白得得。

    “師妹這是要回去嗎?我正好去劍靈門給曾師兄送一柄劍,正好同路!迸谁h見白得得不答,又繼續自說自話。

    白得得看了杜北生一眼,杜北生立即心領神會地走到了兩人中間,然后開始插科打諢,總之就是不讓潘環有插嘴的機會。

    好容易回了小院,白得得捧著下巴對鏡自嘆道:“人生得太美就是少不了這種煩惱!

    杜北生心想,你換個爺爺試試。不過這話他不敢說,只在旁邊替白得得將被子鋪好,“師傅,你直接拒絕他不行嗎?”

    白得得道:“我有拒絕啊,但不知道他腦子怎么長的,完聽不懂人話!卑椎玫脭倲偸,再看向杜北生,剛才想說的話因為被潘環的出現給打斷了,她這會兒才想起來。

    “你是不是偷練金毅劍訣了?”白得得問。

    杜北生身體一僵,沒敢回頭,他可不相信白得得真能看出什么,心想她肯定是詐他,于是這才回過頭,一臉無辜地道:“師傅,你說什么呢?弟子聽師傅之令,只修了寂滅劍!

    白得得皺了皺鼻子,“你少跟我耍心眼,我能嗅出你身上那股氣味兒!

    “什么氣味兒?”杜北生不信。

    白得得心知這小孩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接著練吧,我打賭你這個月的月考肯定過不了。到時候,你要是后悔了再來找師傅吧,誰讓我是你師傅呢!

    白得得一副唉聲嘆氣的模樣十分搞笑,杜北生知道她是孩子性格,也沒將她的話放在心上。

    結果一個月匆匆過去,杜北生連金毅劍訣的起手式都沒練熟,每日被折騰得死去活來,像在地獄里走了一遭,可還是沒什么進展。他的考核自然沒過,可是最不可思議的是,每天捧著書刊,完沒怎么修煉過的白得得居然考核通過,還得了優等,額外獎勵了一顆下品靈石。

    其他人都沒怎么覺得驚奇,畢竟白得得可是白元一的孫女兒,她若是得不了優等那才是奇怪。

    可是知道內情的杜北生就完沒辦法淡定了,“師傅,你怎么可能得到優等?”

    白得得將手里新得的靈石砸到杜北生腦袋上,“這就是為何我是師傅,你是徒弟。不過你不聽師傅言,這個月可是給師傅我丟臉了!

    “師傅,你快跟我說說你怎么得到優等的吧?”杜北生著急地問。

    白得得攤攤手道:“這還不是為了你嗎?你想當劍修,師傅我當然得也研究研究劍道,所以隨便參悟了一下,就得了優等!

    所謂劍道,并不以劍勢威力為唯一的考核指標,更多的是考核弟子對劍道的領悟力。杜北生考核不過,是因為他只知道下苦力,并未能參透其中的道理。

    “那師傅你參悟到了什么?”杜北生問。

    白得得道:“我參悟到,金毅劍訣完不適合你,你的靈種是劍齒草,不以剛毅為優勢,若繼續練下去只會事倍功半,而且于你劍道有虧!卑椎玫妹嗣疟鄙哪X袋道:“小徒弟,這天下的劍訣沒什么好壞之分,只有適合不適合自己的區別。若是以后自己修行的劍訣無法再滿足需要,根據自己的情況酌情修改就是!

    杜北生無語地搖了搖頭,“師傅,這些劍訣都是那些前輩大能不知耗費了多少心血和歲月才領悟出來的,你說改就能改?”

    白得得道:“心有多遠,道才有多長。既然那些大能能領悟出劍訣來,為什么我們就不能?”白得得對前輩先賢雖然也敬重,但并不如杜北生那般奉若神明。

    杜北生可不吃白得得的毒雞湯,他始終堅持要腳踏實地,而不能好高騖遠。所以依然堅持不懈地修行他的金毅劍訣,這段時日他見白得得都不怎么管他,索性徹底把寂滅劍放到了一邊,心意地修煉起金毅劍訣來。

    白得得見了不得不跺腳,“噯,我說你這孩子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什么破金毅劍有什么意思?你練起來跟小孩掄大錘一樣,路都不會走了!

    杜北生低著頭不說話,他不想聽白得得的,卻也不愿反駁他。

    白得得都急死了,她在藏書閣里沒日沒夜的看書,可不就是為了給杜北生找到最適合他的劍道么?當然她也是為了能給白元一幫幫忙,這才那么努力的,因為白元一被卡在煉器大師的關卡上已經十余年了,只能隱約觸摸空間法則,白得得也在研究空間法則,這可是她的拼爹之道。

    “你就不能聽聽師傅的嗎?你再執迷不悟下去,以后要洗掉你體內的金毅劍氣花費的成本可就高了,說不定還要損你根本,你現在改練寂滅劍還來得及。我跟你說,師傅最近又深入研究了一下劍道,越想越覺得寂滅劍最適合你!卑椎玫密浻布媸┑氐。

    杜北生低聲道:“師傅,我的劍齒草本就是不入流的靈種,將來也沒什么前途,我知道我修行金毅劍訣的進度太慢,可是我什么都沒有,唯一有的就是毅力,如果我這么容易就放棄了,那就真的什么可取之處都沒有了!

    這話好像聽起來沒什么錯處,但是白得得這種“聰明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死腦筋,她只能跺腳,跺腳,再跺腳。

    情況的轉機發生在三個月之后。杜北生已經連續兩個月沒能通過考核了,眼看著這個月不過就要被趕到外門。

    外門弟子雖然也能修行,但卻還有繁重的勞役要服,根本不可能心意修煉,而且再無內門弟子那許多便利,更不用說領取靈石了。

    杜北生為了最后一搏,幾乎就沒睡過,除了練劍就是吐納。

    這日他在竹林里練劍練累了,就隨便找了個地方吐納,然后繼續練劍,接著吐納,這一次卻恰好又坐在了白得得當初說是靈氣眼的地方。

    以前杜北生根本就察覺不了任何區別,但今天不知怎么的,他感到坐在這里,體內靈氣的恢復速度的確被旁邊要快上了少許。而這種少許的變化,除非是特別敏感的人,否則很難發現。

    杜北生的確沒有其他的修行天賦,所以格外努力,對自己也格外嚴苛。練劍之后的每一次吐納恢復,都是有時間限制的,絕不能偷懶。加之他已經修行了快三個月,對修行之道也有了自己的體會,這才發現坐在靈氣眼里,每一次恢復可以快上十分之一炷香的功夫。

    別小看這一點兒時間,日積月累下來,也是了不得的數字。

    杜北生忍不住嘀咕,難不成他師傅還真有點兒本事?

    你說這是不是氣死人了?孫易禮還沒指兇手呢,白得得就自己站了出去,還說著風涼話。

    “萬師叔,當初得一宗送弟子過來時,我們兩宗是說好了的,對弟子要一視同仁。如今白得得攜怨逞兇,下手如此歹毒,找人將小侄打傷不錯,還廢掉了他的靈種,如此心狠手辣之輩,還請師叔為小侄主持公道!睂O易禮道。

    于萬山看向白得得道:“是你找人打的?”

    白得得聳了聳肩,“不知道,不過多半是我爺爺做的,可就算不是我爺爺做的,這鍋我也背了,反正我看見馬懷真這樣慘挺高興的!

    杜北生在旁邊猛拉白得得的衣袖,都沒能阻止她這么作死。四周一望,白得得果然觸犯了眾怒,多少人都在瞪著她,畢竟她是得一宗的,而馬懷真是七寶宗的。

    于萬山道:“既然這樣,你們的事情我聽說了,不過是小輩之間的齟齬,犯得著下如此狠手嗎?”

    白得得其實也覺得馬懷真有點兒慘,起因真是小事,但是白元一跟她一樣護短,傷著白得得了,可不得往死里整馬懷真嗎?

    當然白得得在七寶宗吃過虧之后,也知道不能憑著脾氣任性而為了,她看著于萬山道:“我沒想著我爺爺會這樣。我就是寫信跟他說了一聲兒,他老人家最近脾氣大概有點兒暴躁。我愿意代我爺爺跟馬師兄道歉!

    但這件事可不是一句白元一脾氣暴躁,加上白得得道歉就能解決的。白元一是得一宗的長老,而孫易仁是顧淵海的大徒弟,未來七寶宗宗主的接班人,孫易禮是他弟弟,因此馬懷真的身份么比白得得也低不了多少,孫易禮擺明了要替馬懷真出頭,于萬山也袒護不了白得得。

    于萬山看著孫易禮道:“不知師侄想要討個什么樣的公道?”

    “既然白元一廢掉了小侄的靈種,只要白得得自廢靈種這件事就算了了!睂O易禮說得輕巧,不僅白得得,就是于萬山都吃了一驚。

    白得得心里震怒。她可是白元一的親孫女兒,而馬懷真還不知道是孫易禮的什么表親呢,再說了孫易禮又不是孫易仁,居然敢如此囂張,還真是不把她們得一宗放在眼里。

    到底是宗門式微啊,白得得心里又將容舍拎出來罵了一頓,看來她拼爹的道還得繼續延展,順帶還得讓白元一多為得一宗的事兒盡盡心,宗門也不能叫人看扁了。

    “冤家宜解不宜結,白得得年少不懂事,師侄何必跟她一般見識?”于萬山勸道。

    孫易禮昂然道:“既然于師叔為她說情,晚輩也可退一步。若白得得嫁于小侄為妻,一生侍奉他,晚輩可以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不說白得得,就是杜北生都已經氣得發抖,當然人群里那些想當白家女婿的人也開始對孫易禮不滿起來。

    于萬山朝白得得看來,白得得卻是不怵的,上前一步道:“既然孫前輩為侄兒馬懷真出頭理論此事,還請門主為弟子主持公道,也將我爺爺白元一請來為我理論此事,若是我爺爺同意我嫁與馬懷真為妻,我便同意!

    于萬山點點頭,“婚嫁之事,的確需長輩出面,孫師侄若執意如此,我當修書一封與白長老,請他前來!

    孫易禮當然知道不能請白元一來,他轉向于萬山道:“于師叔,難道咱們七寶宗是怕了得一宗,所以你處處維護逞兇的白得得?”

    于萬山臉色一沉,“師侄此話怎講?”

    孫易禮也不想太得罪于萬山,他剛才那句話不過是為了激一激于萬山,當著這么多七寶宗弟子的面,于萬山總不能一味地偏袒白得得。

    段嚴守此時走了出來,朝于萬山道:“師傅,孫師叔也只是一時情急而已,然他言之有理,馬懷真靈種被毀,咱們七寶宗總不能這樣算了!

    于萬山捋了捋胡子看著孫易禮不說話。

    孫易禮矮下身段道:“于師叔,剛才是晚輩失禮了。只是不毀白得得靈種,她又不肯嫁給小侄馬懷真,那依師叔之見該當如何處置?”

    于萬山沉吟不語,段嚴守又開口了,“殺人償命,不過既然馬懷真并未喪命,不妨叫白得得賠償于他!

    白得得瞇了瞇眼睛,可算是看出孫易禮和段嚴守打的如意算盤了,只是不知道于萬山是與他們沆瀣一氣演的這場戲,還是……

    “白得得你來說!庇谌f山再次看向白得得。

    不就是想讓白元一給他們煉制法寶么?卻不肯付出代價或放低身段求人,反而柿子撿軟的捏,欺負到她頭上來了。白得得道:“人是我爺爺找人打的,要賠當然是他賠!

    白得得說話頓了頓,其余人都沒反對,看來他們本就沒指望白得得賠償,都是在打白元一的主意。

    “所以,你們抬著馬懷真去找我爺爺好啦!卑椎玫煤芄夤鞯厮Y嚨。

    孫易禮他們去找白元一能討得好?

    孫易禮一聲冷笑,“看來白得得是打算賴到底了,若不處置你,你還真當我七寶宗是好欺負的!

    白得得直著脖子道:“你嘴上說什么,一視同仁,現在又口口聲聲說什么七寶宗,得一宗,你哪里有一視同仁。你要處置就處置,你敢廢我靈種,你以為你的靈種能保得?”

    看看,拼爹的好處出來了吧。孫易禮當然不敢廢了白得得,不然白元一肯定跟他拼老命。他又不是真心為馬懷真出頭,不過是想討要好處而已。

    只是白得得也是個作死的,這事兒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如今她說出來了,可叫孫易禮怎么下臺階?

    孫易禮果然動怒,“哼,別以為我怕你爺爺,別人怕白元一,我可不怕。只不過剛才于師叔替你說情,你也別以為我們是貪圖賠償,如今我只要你嫁給馬懷真!

    “嫁給他?”白得得指指馬懷真,“憑什么?就他那豬樣,給我提鞋都不配!卑阉胶婉R懷真一個水平,白得得覺得是可忍孰不可忍,真是太掉價了,她絕對不允許,跟他出現在同一句話里,她都覺得恥辱。
淘宝快3是哪里的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 龙江p62开奖结果 湖南赛车今日开奖结果 幸运28预测神测网大白 手机上的五分彩能买吗 上海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视讯龙虎是不是可以作假 佳永配资实力怎么样 排列五 今日股票大盘指数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