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0.番外
作者:明月珰的小說
    該文發表在晉江文學網, 其余網站皆為盜文網站,請支持正版。

    晚上,白得得從藏書閣出來時, 杜北生就等在門外接她,這是白得得要求的。

    “師傅!倍疟鄙椎玫糜诉^去。

    白得得停步看向杜北生, 腦袋微微一偏, 似乎察覺了什么,只是還沒開口, 就聽見不遠處有人喊道:“白師妹!

    白得得嘟了嘟嘴, 嘀咕道:“又來了!

    來人是七寶宗神器門的潘環,他是神器門門主的侄兒, 自認為和白得得算是門當戶對,追求顧曉星不成,看見白得得就動了心思, 畢竟是白元一的孫女兒,他如果能得到白元一的指點,將來何愁繼承不了神器門。

    “白師妹,又在藏書閣遇到你了,真是勤奮好學啊!迸谁h笑道, 他人生得風流倜儻,在門內也迷住了好些師姐師妹, 在白得得面前也擺出一副風流模樣來, 自以為是手到擒來。

    白得得則是被纏得煩不勝煩, 如果是在得一宗她早讓人打潘環一頓了, 可如今是人在屋檐下,到底還是要怪白元一不夠努力,讓小貓小狗都以為自己能配得上她白得得。

    “師妹這是要回去嗎我正好去劍靈門給曾師兄送一柄劍,正好同路!迸谁h見白得得不答,又繼續自說自話。

    白得得看了杜北生一眼,杜北生立即心領神會地走到了兩人中間,然后開始插科打諢,總之就是不讓潘環有插嘴的機會。

    好容易回了小院,白得得捧著下巴對鏡自嘆道:“人生得太美就是少不了這種煩惱!

    杜北生心想,你換個爺爺試試。不過這話他不敢說,只在旁邊替白得得將被子鋪好,“師傅,你直接拒絕他不行嗎”

    白得得道:“我有拒絕啊,但不知道他腦子怎么長的,完全聽不懂人話!卑椎玫脭倲偸,再看向杜北生,剛才想說的話因為被潘環的出現給打斷了,她這會兒才想起來。

    “你是不是偷練金毅劍訣了”白得得問。

    杜北生身體一僵,沒敢回頭,他可不相信白得得真能看出什么,心想她肯定是詐他,于是這才回過頭,一臉無辜地道:“師傅,你說什么呢弟子聽師傅之令,只修了寂滅劍!

    白得得皺了皺鼻子,“你少跟我耍心眼,我能嗅出你身上那股氣味兒!

    “什么氣味兒啊”杜北生不信。

    白得得心知這小孩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接著練吧,我打賭你這個月的月考肯定過不了。到時候,你要是后悔了再來找師傅吧,誰讓我是你師傅呢!

    白得得一副唉聲嘆氣的模樣十分搞笑,杜北生知道她是孩子性格,也沒將她的話放在心上。

    結果一個月匆匆過去,杜北生連金毅劍訣的起手式都沒練熟,每日被折騰得死去活來,像在地獄里走了一遭,可還是沒什么進展。他的考核自然沒過,可是最不可思議的是,每天捧著書刊,完全沒怎么修煉過的白得得居然考核通過,還得了優等,額外獎勵了一顆下品靈石。

    其他人都沒怎么覺得驚奇,畢竟白得得可是白元一的孫女兒,她若是得不了優等那才是奇怪。

    可是知道內情的杜北生就完全沒辦法淡定了,“師傅,你怎么可能得到優等”

    白得得將手里新得的靈石砸到杜北生腦袋上,“這就是為何我是師傅,你是徒弟。不過你不聽師傅言,這個月可是給師傅我丟臉了!

    “師傅,你快跟我說說你怎么得到優等的吧”杜北生著急地問。

    白得得攤攤手道:“這還不是為了你嗎你想當劍修,師傅我當然得也研究研究劍道,所以隨便參悟了一下,就得了優等!

    所謂劍道,并不以劍勢威力為唯一的考核指標,更多的是考核弟子對劍道的領悟力。杜北生考核不過,是因為他只知道下苦力,并未能參透其中的道理。

    “那師傅你參悟到了什么”杜北生問。

    白得得道:“我參悟到,金毅劍訣完全不適合你,你的靈種是劍齒草,不以剛毅為優勢,若繼續練下去只會事倍功半,而且于你劍道有虧!卑椎玫妹嗣疟鄙哪X袋道:“小徒弟,這天下的劍訣沒什么好壞之分,只有適合不適合自己的區別。若是以后自己修行的劍訣無法再滿足需要,根據自己的情況酌情修改就是!

    杜北生無語地搖了搖頭,“師傅,這些劍訣都是那些前輩大能不知耗費了多少心血和歲月才領悟出來的,你說改就能改啊”

    白得得道:“心有多遠,道才有多長。既然那些大能能領悟出劍訣來,為什么我們就不能”白得得對前輩先賢雖然也敬重,但并不如杜北生那般奉若神明。

    杜北生可不吃白得得的毒雞湯,他始終堅持要腳踏實地,而不能好高騖遠。所以依然堅持不懈地修行他的金毅劍訣,這段時日他見白得得都不怎么管他,索性徹底把寂滅劍放到了一邊,全心全意地修煉起金毅劍訣來。

    白得得見了不得不跺腳,“噯,我說你這孩子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什么破金毅劍有什么意思啊你練起來跟小孩掄大錘一樣,路都不會走了!

    杜北生低著頭不說話,他不想聽白得得的,卻也不愿反駁他。

    白得得都急死了,她在藏書閣里沒日沒夜的看書,可不就是為了給杜北生找到最適合他的劍道么當然她也是為了能給白元一幫幫忙,這才那么努力的,因為白元一被卡在煉器大師的關卡上已經十余年了,只能隱約觸摸空間法則,白得得也在研究空間法則,這可是她的拼爹之道。

    “你就不能聽聽師傅的嗎你再執迷不悟下去,以后要洗掉你體內的金毅劍氣花費的成本可就高了,說不定還要損你根本,你現在改練寂滅劍還來得及。我跟你說,師傅最近又深入研究了一下劍道,越想越覺得寂滅劍最適合你!卑椎玫密浻布媸┑氐。

    杜北生低聲道:“師傅,我的劍齒草本就是不入流的靈種,將來也沒什么前途,我知道我修行金毅劍訣的進度太慢,可是我什么都沒有,唯一有的就是毅力,如果我這么容易就放棄了,那就真的什么可取之處都沒有了!

    這話好像聽起來沒什么錯處,但是白得得這種“聰明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死腦筋,她只能跺腳,跺腳,再跺腳。

    情況的轉機發生在三個月之后。杜北生已經連續兩個月沒能通過考核了,眼看著這個月不過就要被趕到外門。

    外門弟子雖然也能修行,但卻還有繁重的勞役要服,根本不可能全心全意修煉,而且再無內門弟子那許多便利,更不用說領取靈石了。

    杜北生為了最后一搏,幾乎就沒睡過,除了練劍就是吐納。

    這日他在竹林里練劍練累了,就隨便找了個地方吐納,然后繼續練劍,接著吐納,這一次卻恰好又坐在了白得得當初說是靈氣眼的地方。

    以前杜北生根本就察覺不了任何區別,但今天不知怎么的,他感到坐在這里,體內靈氣的恢復速度的確被旁邊要快上了少許。而這種少許的變化,除非是特別敏感的人,否則很難發現。

    杜北生的確沒有其他的修行天賦,所以格外努力,對自己也格外嚴苛。練劍之后的每一次吐納恢復,都是有時間限制的,絕不能偷懶。加之他已經修行了快三個月,對修行之道也有了自己的體會,這才發現坐在靈氣眼里,每一次恢復可以快上十分之一炷香的功夫。

    別小看這一點兒時間,日積月累下來,也是了不得的數字。

    杜北生忍不住嘀咕,難不成他師傅還真有點兒本事

    練習寂滅劍的第三天,杜北生終于感應到了靈氣入體,也就是他那還是靈種狀態的劍齒草終于依靠頑強的生命力恁是在沒有修者可用的靈氣的地方幫他轉化出了靈氣。

    “師傅,劍齒草終于有動靜了!倍疟鄙椎玫妹蜃煲恍。

    白得得則是燦然而笑,“我就說嘛,劍齒草一定行的!

    如此一來,杜北生也對自己有了少許自信,練起劍來更是勤奮,可說是不分晝夜了。

    還是白得得強行將他拉回小院,杜北生才不情不愿地跟著她回去的,“師傅,離下次月考只有半個月了,弟子如果不勤奮的話,又會給師傅丟臉的!

    白得得道:“不急不急,磨刀不誤砍柴工,而且這世上的道理是相通的,一文一武,一張一弛,萬事才能恒久!

    杜北生道:“師傅總是有道理!

    “我本來就有道理!卑椎玫脫P起下巴道,“來來,咱們坐下說話,我問你,練了半個月的荒窮盡有什么感受”

    杜北生想了想,“的確比金毅劍訣更適合弟子,使起來得心應手!

    “然后呢”白得得問。

    “還要什么然后”杜北生反問,“只要一直這么努力下去,弟子相信總有一日能一劍劈開混沌海!

    結果白得得則單手捧著臉看向杜北生,“你不覺得寂滅劍名字取得挺霸氣的,但是劍招稍微不那么霸氣一點嗎也難怪會放在劍王閣的第一層,我以前以為是不好練才明珠蒙塵,沒想到的確是有所不足!

    杜北生一聽心都涼了,就知道他師傅是拿他試驗。接著杜北生又聽見白得得道:“不過你也不要心急,先練著第一招吧,為師已經有些心得,得幫你強化強化這第一招!

    杜北生心想,一部成熟的劍訣是你想強化就強化的白得得雖然每次考核都是優等,但是修為并沒見有什么增加,她一個種靈境弟子,居然夸下?谝獜娀徊縿υE,被其他人聽去可就不是杜北生這般腹誹了,肯定要嘲笑她了。

    但白得得卻絲毫沒意識到這個問題,她是打心眼里覺得自己能做成這件事。

    說了這句話之后,白得得又詳細問了問杜北生修煉過程的具體感受,這才放過了他,“好了,這幾日師傅要四處走走,尋找靈感,你自己好好練吧。若師傅真能強化荒窮盡,你就能一鳴驚人啦!

    杜北生道:“我還是先給師傅燒水洗澡吧!

    白得得講究慣了,除了受傷那天,日日沐浴都是不會落下的。杜北生除了修煉,就是照顧白得得的生活。

    這一次白得得在外面一晃就是小半月,也不回竹林去吐納打坐,而是到了陰陽交匯之時,隨便找個地方吐納就行,她對自身的修行是一點兒也沒放在心上過,這會兒是全身心都在想怎么完善“荒窮盡”。

    眼看明日就是月考了,杜北生在思過崖練得更加勤奮,剛練到一半,卻見白得得從山下輕快地走了上來,“嘿,小徒弟,師傅我終于想明白啦,快來試試新出爐的荒窮盡!

    杜北生不忍打擊白得得的積極性,“師傅,明日就要月考了,現在臨時改變,弟子怕反而誤事,要不然等明日考核之后再試試吧”

    白得得很失望地看著杜北生,“可是我一想明白就來找你了!

    杜北生看著白得得,他師傅眼睛生得極好,水靈透亮,清澈純澄,而且還極大,人一眼望進去,就有些出不來了,越看就越癡迷,于是杜北生聽見自己的聲音道:“那就試試吧!

    白得得的臉上立即晴光燦爛起來,“嗯,那我們趕緊試試吧!

    杜北生后知后覺地回過神來,不知道自己剛才怎么會腦子發熱說出那句話來。

    白得得卻已經開始嘰嘰喳喳講開了,“創出寂滅劍的人真是有絕世之才,只是點子想得很不錯很霸道,可是執行起來卻有些力有不逮;母F盡,荒窮盡,這是要霸道地讓對方的靈氣窮盡。我猜他一定是個窮小子,靈種也很糟糕,才想出這么個讓他人為自己做衣裳的劍訣來!

    杜北生耷拉著腦袋應著“嗯”。

    “可是你練劍的時候,卻完全發不出這種氣勢來,哪怕能壓制對手的靈氣,卻也不能為己用。你每次對戰總不能都是在窮山惡水,你的劍齒草就顯不出優勢來,所以咱們只能人為地制造窮山惡水!卑椎玫玫,“現在的劍訣走的就是這個道。但是劍芒所及的范圍終有限,對方如果有其他引靈手段,你的荒窮盡就沒有優勢了,這也是為何寂滅劍境界不高的原因!

    白得得分析得頭頭是道,杜北生也算是聽出了一點兒門道,“所以呢”

    “所以師傅我把我腦子里那些擅長借勢為己用的劍訣都過了一遍,然后微微修改了荒窮盡的一點兒小地方,這事兒就算完了。那位前輩其實也想到了這一點,大概是囿于所知劍訣有限,并未能完善!卑椎玫玫靡獾氐溃骸扒铱礊閹熃o你演練演練!

    白得得在杜北生面前站定,將手里的竹枝遞給他,“你來給我喂招,咱們就不用劍了,萬一割著肉就太疼了!

    杜北生沒敢出手,白得得是個嘴巴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完全沒什么戰斗力可言,所以杜北生的境界雖然不高,卻比白得得的修為還是要高上那么一點的!皫煾,你認真的嗎”

    “對,你盡全力來攻就是了!卑椎玫玫。

    “可是傷著你怎么辦”杜北生又問。

    “你真是好啰嗦呀,小孩子家家都成老頭子了。傷著我就傷著我唄,也得看你有沒有本事!卑椎玫玫。

    杜北生一咬牙用了三分力攻了出去,他只會一招“荒窮盡”,而白得得起手也是這一招,看起來和杜北生一模一樣,只有細微變化,這種變化也只有極其熟悉荒窮盡的杜北生才看得出來。

    此地是思過崖,沒有什么靈氣,白得得先天就處于劣勢,而她自身的修為也不比杜北生高,但奇怪的是,兩人對招下來,杜北生只感覺靈力枯竭,反觀白得得卻不見絲毫吃力。
淘宝快3是哪里的 黑龙江11选五前三 股票开盘和收盘时间 泳坛夺金481中奖规则 深圳风采2011090 福彩3d缩水过滤工具安卓版 中国股票指数根据什么来涨跌的 湖南动物快乐十分技巧 股票融资余额融资买入额对其股票走势有何影响 七星彩直播现场电视台 陕西11选5遗漏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