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背后的妹砸最新章節列表 245.番外
作者:明月珰的小說
    該文發表在晉江文學網, 其余網站皆為盜文網站,請!  伴L得很一般嘛,長成這樣也敢自戀心得多大啊, 天啊,不會是娘娘腔吧”白得得很不屑地撇了撇嘴, “不行, 我得去看看東荒十大美男洗洗眼!

    白得得覺得以后他們得一宗是真窩囊了, 宗主不僅實力拿不出手, 就是顏值也是被眾人碾壓。今年招新肯定又是墊底, 其他四宗的宗主都能顏值擔當,或英俊, 或儒雅, 皆可以用來打廣告, 而她們的新宗主,想想就愁人。

    這時候容舍開始說話了。首先么肯定是感謝各位來賓,感謝諸位同仁,感謝天拜天, 感謝地祭地, 最后是感謝祖宗。

    白得得心想, 可不得感謝祖宗么, 他如果不拼爹, 拼爺, 能到這里來慷他人之慨

    之后么, 宗主繼任就跟皇帝登基差不多, 要頒發一份繼位詔書,寫的是他這一代的施政方針,不用太詳細,但方向是要明確的。

    容舍道“一門之興在弟子,敗也在弟子,吾將視培養弟子為第一要務!

    白得得在遠處諷刺道“每個宗主繼任時都這么說,可到時候還不是只顧著自己修煉,最多就是照拂幾個親傳弟子,真是說得比唱得好聽!

    卻聽容舍繼續道“從此凡我得一宗弟子,開啟氣機時,吾將親自引導其種靈!

    此話一出,當即嘩然。這可是累死人的事情,得一宗那么多弟子,每年都有招新,而每年都有數百上千人開啟氣機,這樣平均算下來,容舍一天得引導兩、三個弟子種靈。那他自己不用修煉啦

    繼而容舍對著眾得一宗弟子道“吾以為種靈乃是踏入修行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之步,若在此走上歧途,徒然辜負一生。吾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只要走對了自己的路,平凡如你也能改變世界!

    白得得心里有種奇怪的感覺,當容舍說“你”的時候,仿佛看向的就是她。當然其實這不是白得得一個人的感覺,其他所有弟子覺得容舍說的就是他。這是因為容舍講話時用了一種法門,叫“我的眼里只有你”。

    白得得博覽群書,立即想到了書中曾提及過的一種法門,叫“我的眼里只有你”,聽這騷氣的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經法門,是幾千年前一個著名花花公子自創的泡妞利器。

    其實萬域世界中,類似的法門也有好幾種,白得得是因為對容舍心里先存偏見,所以覺得他用的肯定是這最騷氣的一種,反正不是也得是。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容舍吃飽了沒事干要給每個開啟氣機的弟子引導種靈。放眼看去,那些沒開氣機的外門弟子全都神色激動,而已經種田的內門弟子,也多有失望者。

    旋即,容舍又頒布第二條施政方針,每月的月圓之夜,他將在不可道峰的第一虹為所有弟子解難答疑。

    注意哦,是最低級的雜務弟子所在的第一虹,這就意味著得一宗所有弟子每月都有機會見到宗主,這可算是上達天聽了。

    白得得的第一反應是以后不能隨便欺負人了,現在每個人都能見到宗主,也就意味著每個人都能告“御狀”了。

    白得得氣得直捶胸口,容舍這到底得有多閑啊他叫什么容舍啊,叫容閑豈不更貼切

    白得得將千里眼收起,用仙棉塞住耳朵,再也不想聽見容舍的聲音了,聽見就想打他。

    宗主的繼任典禮結束之后,容舍在得一宮開宴招待各方貴賓,比如其他四宗的宗主或長老,以及一些小宗門的掌教。

    至于跟隨而來的他宗弟子雖然沒有資格進入得一宮大宴,但也有得一宗的弟子負責接待游山賞景。

    “這誰啊,不是白孔雀嗎”一個容貌異常艷麗的女子擋在白得得面前,嘴角帶笑地看著白得得。

    白得得掃了寧凝一眼,還真是冤家路窄,“原來是你啊,寧山雞!

    “白得得,你找死啊”寧凝杏眼一瞪。

    寧凝是白得得的宿敵,五大仙宗排名第二的劍王閣大長老的孫女兒。人生得豐滿艷麗,超額完成了男性的幻想,但在女人眼里卻嫌美得太低俗。加之寧凝又愛穿戴艷麗的服飾,白得得第一眼看見她就送了個“寧山雞”的綽號給她。

    這個綽號在她們這種修三代里一下就火了起來,因為大家心底都覺得很形象,所以寧山雞這綽號就這么傳了開去。你說,寧凝能不恨死白得得

    不過這只是她們之間梁子的開始,最近杠得天昏地暗卻是因為在驢微定禮服鬧起來的。

    白得得給自己定制宗主繼任典禮的禮服時,寧凝的堂姐出嫁,她也想禮服。兩個人在店里碰上,同時看中了驢微新出的水光紗。但這種紗產自深海之淵,由水光族鮫人所織,數量極其稀少,驢微也就得了那么一匹。

    兩個人都想要,開始競價,不過還是白得得財大氣粗,加上她爺爺即將成為得一宗宗主,驢微總是要給她爺爺一點兒面子的,因此是白得得最終拿下了水云紗。

    寧凝瞪完眼睛之后突然又燦然一笑,很嘚瑟地甩了甩頭發道“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哎呀,也不知道是誰那么臉大,自己爺爺還沒繼任呢,就急著訂禮服了。你不是定了禮服嗎,今天怎么不穿呢是不是臉太疼了”

    “知道我心情不好,就別惹我!卑椎玫闷沉藢幠谎,想繼續往前走。

    寧凝一閃身再次擋住白得得,“可是我就想惹你,怎么辦你奈我何”

    白得得平時也是個嘴毒的人,不過這次真的是臉被打得有點兒疼,也就懶得再跟寧凝啰嗦,手一抬,她手指上那枚雷霆戒上就朝寧凝射出一道雷霆劍光來。

    白得得雖然沒有修為,但是她那雷霆戒卻是個寶貝,里面是她爺爺向第五脈的戴長老換來的三道雷霆劍光。

    得一宗一脈之主注入的劍光,其威力可想而知,一道劍光使用得好,連定泉境的修士都能擊殺。

    寧凝沒想到白得得這么兇悍,一上來就是殺招,她躲閃不及,只能拍碎一張保命符代她承受了這一擊。那保命符也是個好東西,相當于多了一條命,乃是由寧凝的爺爺請大符師煉制的,寧凝一共也就得了兩張。

    一言不合就開干,寧凝險些被擊殺,當然要反擊。劍王閣以劍修為主,寧凝已經是開田境中期的劍修,拼實力的話哪里是白得得這種凡人能比的。

    寧凝冷笑一聲,手中劍光一閃,“很好,這是我新得的凝光神劍,正好拿你的血喂劍!

    白得得雖然沒有修為,但是見識真不算淺,尤其是兵器一道上更是無所不知。一看那寒芒,再聽名字就知道了劍的來歷。

    凝光神劍,東荒十大名劍之一,前一任主人是一劍耀東荒的凝光仙子,憑借這把劍,當時筑臺境的凝光仙子曾經越級傷過孕神境的大能?梢姶藙Φ牟环。

    白得得腳上有神風靴,身上有蠶神甲,卻也不敢托大,趕緊往旁邊一閃,神風靴上有神風陣,一瞬可行百里,是保命良器。

    但是寧凝得了凝光神劍,實力大增,雖說第一招的劍鋒被白得得靠神風靴躲開了,但是那劍芒卻割破了她身上的蠶神甲。

    白得得倒吸一口涼氣,這凝光劍的威力實在太巨大,光是劍芒居然就破了她的防器。

    白得得的氣還沒吸完,就見寧凝再次攻來,這次她攻擊的是白得得的腳,顯然是要毀掉她的神風靴,然后就能好好收拾她了。

    白得得只覺得腳下一痛,腳踝的筋都差點兒被割斷,血從靴筒里流出,很快就濕潤了整只靴子。

    說時遲,那時快,寧凝的第三招直刺白得得的臉頰,這是要毀容的意思,看來寧凝是恨透了白得得。

    白得得也不是好惹的,她沒怎么打過架,沒什么實戰經驗,所以剛才被寧凝打得幾乎沒有還手之力,這會兒回過神來,右手手鐲開啟,里面飛出漫天梨花針,讓寧凝躲無可躲。

    寧凝不得不手劍掄圓了隔開梨花針,不過白得得也不過是得了一個喘息機會而已。她畢竟是凡人,往日打架身邊都有死忠幫忙,可是今天周金龍和鳳真都去觀禮了還沒回來,讓她落了單。

    那因著寧凝來游山的得一宗弟子見兩人一言不合就斗了起來,嚇得一個哆嗦,趕緊上前來勸,不過他修為沒有寧凝深厚,走上來還平白挨了寧凝一劍。

    寧凝嗤笑一聲,“看來你們得一宗的弟子都是飯桶啊!睂幠刹慌碌米锏靡蛔,她今天就是有意來砸場子的。

    容舍出任得一宗新任宗主,其他門派當然會去扒他的老底,他開田境的修為瞞不了人,這就讓其他宗派心里開始蠢蠢欲動。

    這個世界弱肉強食,得一宗既然開始走下坡路了,自然有人想取而代之,而上面的宗門也想瓜分得一宗的資源。于是各家心照不宣,來赴宴的卻未必都有好心。

    寧凝得了她爺爺的暗示,今日就是想借著和白得得的宿怨來試一試得一宗的水深。

    白得得這個人極其護短,而且得一宗是生她養她的地方,她哪里能由得寧凝侮辱。先才她還有所顧忌,畢竟寧凝是上門做客,又是她先出手的,現在卻是一點兒顧忌也沒有了,因為她被寧凝給氣瘋了。

    白得得從乾坤囊里掏出“紫晶雷”就往寧凝炸去,這是她爺爺所制,威力在整個東荒域都排得上號,也是得一宗的重要收入之一。

    這紫晶雷可不便宜,平常人是不可能像白得得這么豪放的,一出手就是十顆。哪怕寧凝修為了得,卻也懼怕紫晶雷,不得不閃躲。

    白得得趁機換了雙神行靴,拉了那勸架的弟子就往后跑,想去搬救兵。她今天可是主場作戰,犯不著跟寧凝死磕,自然會有人收拾她。

    不過白得得今天著實是倒霉,堪稱喝涼水都塞牙。第一個因紫晶雷響而聞聲趕來的得一宗弟子卻也是白得得的“冤家”練紫霓。

    容舍看向白元一道“本是難解,不過因本宗有養魂燈,卻也不是不能解!

    白元一當即就拉著白得得要給容舍跪下,容舍扶起白元一,沒受他的禮,但是白得得的禮他可是受全了。

    “如今首先是要剝離異魂,然后以養魂燈為她滋養七七四十九日。雖然比不上先天魂光,但也可壯大她的爽靈!比萆岬。

    白元一道“如此已經足夠。將來若有機遇,再為得得招魂!

    容舍點了點頭。

    白元一不好意思地上前道“只是該如何剝離異魂,還請宗主指教!钡采婕吧窕甑亩际菬o上秘法,就是白元一也所知不多,但他對容舍有信心,因為只有他一眼便看出了白得得的問題。

    “我為她調一曲試試!比萆嵴f得十分輕松,就好像給人剝魂是信手拈來的事情一般。

    白得得和白元一對視一眼,都對他的開田境不是很放心。

    然而容舍就像毫無察覺一般,伸手在空中劃了一道,那空氣仿佛就裂成了兩半,中間露出一道時空縫隙來,容舍緩步走了進去。

    白得得大吃一驚地望著那道時空縫隙,有些結巴地問白元一,“爺,爺爺,那是空間寶庫嗎”

    空間寶庫也是煉器煉出來的,而空間法則則是煉器之道頂上的桂冠,只有能煉制空間法器的大師才能成為宗師。白元一也不過才剛剛摸到空間的門檻,卻沒想到得一宗居然有空間寶庫。

    白得得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下意識就跟著容舍走進了寶庫,白元一從驚訝里回過神來時,已經來不及將白得得喊出來了。

    容舍聽見腳步聲回頭看了看白得得,白得得才意識到自己實在是僭越了。這空間寶庫肯定是得一宗的藏寶重地,別說她,就是她爺爺都沒有資格進來。

    可是白得得又舍不得這開眼界的機會,見容舍望過來,只低頭側了側身子,腳卻一點兒也沒動。

    好在容舍沒說什么,只繼續往前走去。

    白得得見他走了,又厚著臉皮繼續參觀。不過這寶庫可真夠寒磣的,也難怪得一宗逐漸沒落了,里面的東西都是破破爛爛的,雖說在這里不會有灰塵,可卻抵不過時間的流逝,一堆寶劍隨地堆成小山,跟破銅爛鐵似的。

    白得得嫌棄地繞開了,又見前方堆了十來個藥鼎,也是破破爛爛,還有缺了腿的。

    再往前,容舍停在一堆廢柴堆前,白得得走進了才看出那是一堆琴,弦索不是斷了就是松了,那堆木頭都快朽了。

    白得得心道不好,容舍該不會就是想用這種破琴給她奏曲剝魂吧

    “你來選一柄吧!比萆衢_口道。

    白得得認命地上前三步,看著那堆朽木,也沒什么心思去挑,伸出手指隨便點了一柄,“這個吧!

    容舍手指輕輕一動,那柄被白得得選中的琴就從柴堆里飛了出來,飛到了她眼前,白得得趕緊伸手接住。
淘宝快3是哪里的 理财平台 有河南快3的平台 股票配资手续费 加拿大28qq群投注群2元起 黑龙江22选5规则 秒秒彩是怎么开奖的 查找快乐八开奖结果 安徽快3投注技巧 秒速快三破解软件 股权投资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