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背后的妹砸最新章節列表 247.地球蜜月篇
作者:明月珰的小說
    該文發表在晉江文學網, 其余網站皆為盜文網站,請! s說杜北生在白得得指的位置上吐納了一會兒, 又換了個地方吐納, 卻并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異同, 對他這師傅所謂的靈氣眼就很有些不以為然了, 他自己也不由暗笑, 他怎么就信了白得得的邪。

    晚上, 白得得從藏書閣出來時, 杜北生就等在門外接她, 這是白得得要求的。

    “師傅!倍疟鄙椎玫糜诉^去。

    白得得停步看向杜北生, 腦袋微微一偏,似乎察覺了什么,只是還沒開口,就聽見不遠處有人喊道“白師妹!

    白得得嘟了嘟嘴, 嘀咕道“又來了!

    來人是七寶宗神器門的潘環,他是神器門門主的侄兒, 自認為和白得得算是門當戶對,追求顧曉星不成,看見白得得就動了心思, 畢竟是白元一的孫女兒,他如果能得到白元一的指點, 將來何愁繼承不了神器門。

    “白師妹, 又在藏書閣遇到你了, 真是勤奮好學啊!迸谁h笑道, 他人生得風流倜儻,在門內也迷住了好些師姐師妹,在白得得面前也擺出一副風流模樣來,自以為是手到擒來。

    白得得則是被纏得煩不勝煩,如果是在得一宗她早讓人打潘環一頓了,可如今是人在屋檐下,到底還是要怪白元一不夠努力,讓小貓小狗都以為自己能配得上她白得得。

    “師妹這是要回去嗎我正好去劍靈門給曾師兄送一柄劍,正好同路!迸谁h見白得得不答,又繼續自說自話。

    白得得看了杜北生一眼,杜北生立即心領神會地走到了兩人中間,然后開始插科打諢,總之就是不讓潘環有插嘴的機會。

    好容易回了小院,白得得捧著下巴對鏡自嘆道“人生得太美就是少不了這種煩惱!

    杜北生心想,你換個爺爺試試。不過這話他不敢說,只在旁邊替白得得將被子鋪好,“師傅,你直接拒絕他不行嗎”

    白得得道“我有拒絕啊,但不知道他腦子怎么長的,完全聽不懂人話!卑椎玫脭倲偸,再看向杜北生,剛才想說的話因為被潘環的出現給打斷了,她這會兒才想起來。

    “你是不是偷練金毅劍訣了”白得得問。

    杜北生身體一僵,沒敢回頭,他可不相信白得得真能看出什么,心想她肯定是詐他,于是這才回過頭,一臉無辜地道“師傅,你說什么呢弟子聽師傅之令,只修了寂滅劍!

    白得得皺了皺鼻子,“你少跟我耍心眼,我能嗅出你身上那股氣味兒!

    “什么氣味兒啊”杜北生不信。

    白得得心知這小孩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接著練吧,我打賭你這個月的月考肯定過不了。到時候,你要是后悔了再來找師傅吧,誰讓我是你師傅呢!

    白得得一副唉聲嘆氣的模樣十分搞笑,杜北生知道她是孩子性格,也沒將她的話放在心上。

    結果一個月匆匆過去,杜北生連金毅劍訣的起手式都沒練熟,每日被折騰得死去活來,像在地獄里走了一遭,可還是沒什么進展。他的考核自然沒過,可是最不可思議的是,每天捧著書刊,完全沒怎么修煉過的白得得居然考核通過,還得了優等,額外獎勵了一顆下品靈石。

    其他人都沒怎么覺得驚奇,畢竟白得得可是白元一的孫女兒,她若是得不了優等那才是奇怪。

    可是知道內情的杜北生就完全沒辦法淡定了,“師傅,你怎么可能得到優等”

    白得得將手里新得的靈石砸到杜北生腦袋上,“這就是為何我是師傅,你是徒弟。不過你不聽師傅言,這個月可是給師傅我丟臉了!

    “師傅,你快跟我說說你怎么得到優等的吧”杜北生著急地問。

    白得得攤攤手道“這還不是為了你嗎你想當劍修,師傅我當然得也研究研究劍道,所以隨便參悟了一下,就得了優等!

    所謂劍道,并不以劍勢威力為唯一的考核指標,更多的是考核弟子對劍道的領悟力。杜北生考核不過,是因為他只知道下苦力,并未能參透其中的道理。

    “那師傅你參悟到了什么”杜北生問。

    白得得道“我參悟到,金毅劍訣完全不適合你,你的靈種是劍齒草,不以剛毅為優勢,若繼續練下去只會事倍功半,而且于你劍道有虧!卑椎玫妹嗣疟鄙哪X袋道“小徒弟,這天下的劍訣沒什么好壞之分,只有適合不適合自己的區別。若是以后自己修行的劍訣無法再滿足需要,根據自己的情況酌情修改就是!

    杜北生無語地搖了搖頭,“師傅,這些劍訣都是那些前輩大能不知耗費了多少心血和歲月才領悟出來的,你說改就能改啊”

    白得得道“心有多遠,道才有多長。既然那些大能能領悟出劍訣來,為什么我們就不能”白得得對前輩先賢雖然也敬重,但并不如杜北生那般奉若神明。

    杜北生可不吃白得得的毒雞湯,他始終堅持要腳踏實地,而不能好高騖遠。所以依然堅持不懈地修行他的金毅劍訣,這段時日他見白得得都不怎么管他,索性徹底把寂滅劍放到了一邊,全心全意地修煉起金毅劍訣來。

    白得得見了不得不跺腳,“噯,我說你這孩子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什么破金毅劍有什么意思啊你練起來跟小孩掄大錘一樣,路都不會走了!

    杜北生低著頭不說話,他不想聽白得得的,卻也不愿反駁他。

    白得得都急死了,她在藏書閣里沒日沒夜的看書,可不就是為了給杜北生找到最適合他的劍道么當然她也是為了能給白元一幫幫忙,這才那么努力的,因為白元一被卡在煉器大師的關卡上已經十余年了,只能隱約觸摸空間法則,白得得也在研究空間法則,這可是她的拼爹之道。

    “你就不能聽聽師傅的嗎你再執迷不悟下去,以后要洗掉你體內的金毅劍氣花費的成本可就高了,說不定還要損你根本,你現在改練寂滅劍還來得及。我跟你說,師傅最近又深入研究了一下劍道,越想越覺得寂滅劍最適合你!卑椎玫密浻布媸┑氐。

    杜北生低聲道“師傅,我的劍齒草本就是不入流的靈種,將來也沒什么前途,我知道我修行金毅劍訣的進度太慢,可是我什么都沒有,唯一有的就是毅力,如果我這么容易就放棄了,那就真的什么可取之處都沒有了!

    這話好像聽起來沒什么錯處,但是白得得這種“聰明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死腦筋,她只能跺腳,跺腳,再跺腳。

    情況的轉機發生在三個月之后。杜北生已經連續兩個月沒能通過考核了,眼看著這個月不過就要被趕到外門。

    外門弟子雖然也能修行,但卻還有繁重的勞役要服,根本不可能全心全意修煉,而且再無內門弟子那許多便利,更不用說領取靈石了。

    杜北生為了最后一搏,幾乎就沒睡過,除了練劍就是吐納。

    這日他在竹林里練劍練累了,就隨便找了個地方吐納,然后繼續練劍,接著吐納,這一次卻恰好又坐在了白得得當初說是靈氣眼的地方。

    以前杜北生根本就察覺不了任何區別,但今天不知怎么的,他感到坐在這里,體內靈氣的恢復速度的確被旁邊要快上了少許。而這種少許的變化,除非是特別敏感的人,否則很難發現。

    杜北生的確沒有其他的修行天賦,所以格外努力,對自己也格外嚴苛。練劍之后的每一次吐納恢復,都是有時間限制的,絕不能偷懶。加之他已經修行了快三個月,對修行之道也有了自己的體會,這才發現坐在靈氣眼里,每一次恢復可以快上十分之一炷香的功夫。

    別小看這一點兒時間,日積月累下來,也是了不得的數字。

    杜北生忍不住嘀咕,難不成他師傅還真有點兒本事

    白得得身為得一宗第三脈長老的獨孫,更是走到哪兒都有人奉承,即使她至今還沒有得開氣機以成丹田,也依舊屬于可以在得一宗橫著走的那波修三代之一。

    這幾天白得得就更是得意了,眼巴巴的不知道多少人來給她送禮。

    “白師妹,這次宗主退位閉關,白長老眾望所歸,馬上就要入主不可道峰第九虹的得一宮,咱們得一宗在白長老的帶領下,肯定能重獲往日容榮!闭f話的是得一宗第四脈主修牧獸的內門弟子鳳真。

    第四脈在得一宗算是最差的一脈,每次在內門弟子大比中都墊底,所分配的資源也最少,因此最沒底氣,不得不四處巴結人。

    只是宗門里核心弟子都是一心修煉,不理俗事,更不提各脈重點培養的道種弟子,那簡直是比宗主還難見的人。想走門路的人便都聚在了白得得身邊。

    這修三代里,最奇葩的就屬白得得了。她爺爺執掌第三脈,她爹是太上長老的關門弟子,娘是身兼兩脈的道種弟子,出身這樣顯赫的她居然十八歲了都還沒開啟氣機,無法修煉,可是讓無數人驚掉了下巴的。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白得得才能無所事事,成日游手好閑,東走西游。

    這人嘛缺什么就最想什么,白得得天賦墊底,就更需要人夸,因此周圍圍了一大群諂媚巴結的人,處處哄著她,捧著她。她為人卻也實在大方,跟著她的人都得了不少好處,也就巴結得更上心了。

    鳳真的馬屁拍得白得得很舒服,得一宗的確是越混越差了,害得白得得出去遇到其他四仙宗的弟子都不能耍威風,心里很有點兒不爽。等他爺爺成為宗主后,她一定要讓他好好整頓一下宗門。

    白得得傲嬌地理了理頭發,微笑道“現在宗主人選還沒宣布呢,可別這么早恭喜我!

    “除了白長老,誰還有資格成為新一任宗主啊。咱們得一宗現在全靠三脈撐大梁,若不是白長老任宗主,咱們誰能服氣啊”周金龍是第五脈劍修弟子,也是白得得最忠實的追求者,對白得得一見鐘情,從此鞍前馬后唯白得得是瞻。

    白得得食指點著翹起的唇角,心情想不好都不行。周金龍這話可不算是拍馬屁,如今得一宗之所以能穩吊五仙宗之尾而沒有被甩出去,的確是多虧有三脈的煉器支撐。

    白得得的爺爺是不世出的天才,雖說煉丹才是曾經得一宗最強的一脈,但如今也因為白元一的天縱之資而黯淡。如今得一宗的煉器之術甚至超過了第一仙宗七寶宗。

    要知道七寶宗可是從煉器開始發跡的,如今卻在這一術上輸給了得一宗的三脈,可以想見三脈煉器術之強大,乃是得一宗從沒企及過的巔峰。

    因此雖說宗主才說退位,大家就都一致認定只能是三脈的白元一長老入主得一宮。

    白得得對此更是堅信不疑,早早就命自己的丫頭西器開始收東西。她的東西實在太多,更是收集了無數珍本,用馬車拉至少得一百二十駕才裝得下。

    雖然白得得自己有一個乾坤囊這樣的稀罕物,但那乾坤囊內只有一立方大小的空間,也裝不了太多東西。就這樣,那乾坤囊也價值連城,是白得得十八歲她爺爺送的生日禮物。得一宗上下除了道種弟子之外,也就唯有白得得有一個乾坤囊了。

    “西器,別忘了把我院子里那株冷梅樹挖出來一起帶走!卑椎玫梅愿姥绢^道,她是個敝帚自珍的人,那冷梅是她親手所植,所以搬家也得帶上。

    西器趕緊應了,卻見東食一臉晦色地小跑進來,“怎么了,東食”

    東食怯生生地看向白得得,然后小心翼翼地道“宗主人選已經定下來了!

    白得得放下手中的書卷和茶杯,一看東食這表情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對,“說!

    “不是白長老!睎|食閉上眼睛才敢一鼓作氣地說出來。

    “那是誰”白得得站起身道,不是她爺爺,難道是第九脈靈織峰的練云裳“練云裳嗎”

    那練云裳是她爺爺現在的心上人,白得得很懷疑她爺爺是不是為了討心上人歡心把宗主之位給讓了出去。如果是那樣,她非得狠狠教訓她爺爺一頓。

    “不是,聽說是叫容舍!睎|食小聲地道。

    “容舍哪里蹦出來的猴子啊,聽都沒聽說過,居然就成了宗主”白得得是一萬個不服氣,此刻胸脯氣得劇烈起伏,看得剛進門的周金龍眼都直了。

    “得得!敝芙瘕堃驳玫搅讼,第一時間就跑來想要安慰白得得。

    白得得提起裙擺就往外跑,“不行,我得去找我爺爺,太欺負人了!

    周金龍見白得得跑過來,趕緊往旁邊讓了讓,深怕撞著她了。

    白元一此刻剛從不可道峰下來,宗主人選就是經過他們九脈長老共同推舉認定的,他當然知道消息,這不一完事就趕緊御劍飛回來安撫他孫女兒么

    “得得!卑自唤凶_得跟箭一樣的白得得。

    “爺爺!卑椎玫脷獯跤醯嘏苌锨,“爺爺,那個新宗主容舍是哪里冒出來的呀怎么聽都沒聽過,肯定不是咱們得一宗的人!

    白元一輕輕摸了摸白得得的頭,“回去我跟你慢慢說!

    白得得打量了一下白元一的神情,平靜安和,心知這新宗主看來是也得了她爺爺認可的。

    白得得點了點頭,她可是失望透頂了,本來以為這次可以上到第九虹住進得一宮,把所有人都踩在腳底的呢。

    不可道峰乃是得一宗的最高峰,其他九脈就像章魚腿一般從主峰不可道峰外外延展,宗主所在的得一宮是得一宗最高建筑,雖然不一定有什么特別,但是地理位置威風啊。白得得這輩子最大的愛好就是逞威風,現在住不進去了,她爺爺似乎一點兒不介意,她心里可是萬分不如意的。

    “爺爺,那容舍什么來頭啊”一進白元一的院門,白得得就忍不住開口問。

    白元一道“容舍宗主手持開派圣祖神識附印的玉簡,上有圣祖神音,命他接任宗主!

    “開派圣祖你跟我開玩笑吧,爺爺”得一宗開派可是萬年之前的事情了,圣祖早就灰飛煙滅了,怎么可能一萬年之后派個人來任宗主!盃敔,你們該不會是被騙子涮了吧”

    白元一曲起指節敲了敲白得得的額頭,“淘氣。你爺爺難道就差到識人不清了”

    白得得嘟嘟嘴,她爺爺那么純真,被練云裳那淺微道行的狐貍精就給勾了去,也就不怪她會懷疑她爺爺的眼光了。

    “爺爺,圣祖早就不在了,怎么可能突然派個人來啊你想是不是這個道理”白得得道。

    “你有所不知,雖說圣祖萬年前就消失了,可并未傳起死音,很可能是踏破了虛空,去了更高的星域。如今圣祖見徒子徒孫不爭氣,眼看著得一宗沒落,指派人來接手宗主之職也不是不可能!卑自坏。

    “這些不過是你們的猜測而已。那容舍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能得你們都認同!卑椎玫玫,“難道已經到了孕神之階”

    當今東荒域的最強者就是孕神之階,所以白得得才如此猜想。

    白元一搖了搖頭,“他如今不過開田之階!

    白得得眨巴著眼睛說話都結巴了,“開,開田”如今的修行階段從種靈開始,再上一階就是開田。在得一宗開田修為的弟子一抓一大把,容舍一個開田境的人怎么可以做宗主以后帶出去不嫌丟人啊

    “莫欺少年窮!卑自挥贮c了點白得得的額頭!叭缃竦娜葑谥鞑贿^二十,能修行到開田已經是天賦驚人,何況”

    “何況什么”白得得趕緊追問。

    “何況,神燈認主,他確實是圣祖傳人!卑自坏馈霸蹅兊靡蛔谥信d有望了!

    神燈,白得得是知道的,這是得一宗的鎮派之寶。得一宗的九虹護山大陣就是靠神燈運轉的。但是從沒聽說過有人能讓神燈認主,它是開派圣祖的元神神器。

    元神神器乃是以修者自身元神蘊養,可毀卻不可奪,一器只認一人為主,除非是其三代內直系血親才有可能得神燈認主,但所謂認主其實也只是借其使用罷了。

    “神燈認他為主,那豈不是說容舍是圣族的子、孫”白得得質疑,“圣祖這都多大年紀了啊容舍就算是他孫子只怕年紀也驚人了,現在居然才開田境,那豈不是跟我一樣是個廢”

    蘇彥璟看著白得得沒敢吭聲。

    白得得一看他滿臉的為難就知道,這小白兔選的不是三脈煉器,他不敢說是怕她生氣。

    “說吧,知道你選的不是我們三脈,不過人各有所好,沒有強求的道理。你說出來,我替你參謀參謀!卑椎玫玫。

    蘇彥璟這才低聲道“我想做劍修!

    白得得看著瘦得跟蘆柴棍一樣的蘇彥璟,她見過的劍修可都是瀟灑縱意之輩,可沒有一個是蘇彥璟這種的小白兔形的。

    白得得當然也不能打擊蘇彥璟,“不錯。劍修是挺厲害的!备鏖T派的主力打手!拔疫@里正好有一把劍,品質還算勉強,送給你先用著,將來我可以幫你煉制更好的劍,就算我不行,我也可以讓我爹,還有我爺爺幫你煉制!

    蘇彥璟滿臉激動地看著白得得,嘴唇抖得說不出話來。他倒不是貪白得得那柄劍,而是白元一和白圣一是什么人啊就是各脈的長老想讓他們幫著煉器,都要托人說情,還得付出不菲的代價才行。

    白得得笑道“別那么激動,好好修行吧,要向其他人證明,咱們即使氣機開得晚,也不會輸給他們!

    “嗯!碧K彥璟重重地點了點頭。

    白得得心里感嘆,還是小雜役心思淳樸啊,簡單一句話就逗得他熱內盈眶了。

    靈種池每月只在初一開放,否則怕靈氣散逸太多而讓靈種池枯竭。

    白得得五人到齊后,籠罩在靈種池上的白霧開始漸漸散去,露出一片瀲滟的水光來。

    忽而有水聲響動,從湖心處冒出一個龍頭來,銀白的龍角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這就是得一宗的護山神獸了,也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了。

    那銀龍看見岸邊有五人,便拋出五片鱗片,在空中化作了五葉虹舟。

    白得得試探著將腳踩上去,那虹舟便載著她往靈種池的池心駛去。

    銀龍長嘯一聲,鉆入池中,漸漸便有星光點點從池中冒出水面。

    白得得聽她爺爺講過,心知這些就是靈種了,在虹舟的梢頭有一支釣竿,勾直而無餌,需要將自己開啟氣機后從天地間牽引的那道氣機引到魚鉤處,以氣機為餌,釣出屬于自己的靈種。

    白得得好整以暇地在船上坐好,將釣竿探入池中,優哉游哉地等著靈種上鉤。據她看過的書上提及,越是珍惜的靈種越具有靈性,不僅要看修行者的氣機合適不合適,還要觀察修行者的品行。

    雖然白得得不懂靈種是怎么考察修行者的品行,但保持耐心肯定是一種好品行。因此歷來得到珍惜靈種的人,釣魚的時間都會很長。白得得的爺爺白元一當初種靈時,據說釣了一天一夜,她爹更厲害,釣了兩天,她娘也不遑多讓。

    所以白得得準備得很充分,乾坤囊里有酒有菜,還有被子和墊褥,剛才上傳之前,她還分了些食物給蘇彥璟。

    不過蘇彥璟沒敢吃,他覺得對天地應該敬畏,還好心提醒了白得得一句。

    白得得卻道“這是雙向選擇,你以為只有我們想要珍稀靈種嗎其實珍稀靈種也在等候有緣人才能重放光彩。只要你有天賦,它們爭著搶著都會上鉤的。不是使用苦肉計才叫敬畏!

    蘇彥璟說不過滿肚子歪理的白得得,卻也沒吃那些東西,就老老實實地盤腿坐在船上,虔誠地等待靈種上鉤。

    白得得遠遠地望了一眼,暗自搖頭,心想這小白兔實在太規矩了。殊不知天地不仁,專欺負老實人。

    第二天早晨太陽升起的時候,那三個小孩子已經各自釣到了靈種離開了,湖面上如今只剩下了蘇彥璟和白得得。

    白得得心里無比的得意,打了哈欠,想著自己這么晚都還沒釣到靈種,那屬于她的靈種就算不是地上無雙,也得是無比珍奇了,說不定最后能讓她釣上不死鳳來,那可就氣死練紫霓了。

    白得得是越想越美,到晚上時更是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了即將上鉤的靈種。

    只是她等了一個晚上,也不見靈種上鉤,到第三天早晨時,蘇彥璟那邊突然有了動靜。

    剎那間龍翔天宇,雨布長空,銀龍盤旋而上,七彩虹光橫跨整個靈種池上,有鶴飛舞而來,有鳳清鳴做樂。

    白得得被這異景所驚,心知蘇彥璟這是種出了了不起的靈種了。

    容舍的身影出現在靈種池畔,將蘇彥璟接引了過去。

    那異象稍縱即逝,待靈種池恢復平靜后,白得得這魚竿上居然還是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白得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蘇彥璟才等了三天,出的靈種就已經有那般顯圣似的異象,那她這都三天三夜了,她的靈種難道比蘇彥璟的還厲害

    不過史上也有等了四、五天的倒霉蛋,最后出了個廢柴靈種。當白得得等了六天之后,她不得不開始懷疑,自己該不會就是那種倒霉蛋吧
淘宝快3是哪里的 彩票山东群英会玩法 快乐十分在线开奖 股票开盘收盘时间交 天津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广东快乐十分数据遗漏统计 发行股票融资优缺点 湖北快三开奖走势图 北京pk拾开奖现场直播 配资网上上盈配资 宁夏十一选五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