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半妖》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殺雞儆猴
作者:北燎的小說
    有小兒在啼哭,有老人在哀鳴,那些曾經跪在地上的人們痛哭流涕,哀求哭喊著,祈求能夠得到神靈的幫助。

    可是神這種生靈,是從來不會憐憫世人的。

    秦浩僅僅抿唇,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死死的看著秦紫渃懷中的衣袍。

    高臺之上,跪伏的權貴痛心疾首,在皇城之中,有不少他們的家族晚輩跪在其中,被火海吞滅。

    他們不斷嗑首求道“還望陛下出手相救!”

    “還望陛下出手相救!”

    秦浩冷聲道“將衣服交出來,現在還有挽回一切的余地,如若不然,大晉淪為一片火海,這個千古罵名,便只能由皇姐你一個人來背負了!”

    秦紫渃聲音很淡,但眼神卻是不容置疑“不交!

    “你想看著大家都為了葉陵一個人去死嗎?!”秦浩目光陰森“這里是大晉皇城,葉陵的家也在這里,若是這里沒了,你覺得他能夠去哪里?”

    慕容衡輕笑出聲“去朕那里啊,你不是說我是他的女人嗎?朕的龍榻,可隨時歡迎你們的世子殿下!

    秦浩大怒“你這個賤人給我閉嘴!”

    秦紫渃目光幽幽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轉向那片火海煉獄,黑漆漆的眸子倒映著橙光血色,她很平靜說道“我想你們一直都搞錯了!

    她向前走出兩步,紫色的紗裙迎風獵舞,她立于摘星臺緣處,看著臺下皇城中的火光,見證了無數的死亡與慘叫,她沒有同情,沒有悲憫,亦沒有感到暢快,只是平靜地訴說著她對那個人,以及這個國家的認知

    “世子殿下是水,而活在這個國家里的每個人,包括我,則是魚。魚失水則死。水失魚,猶為水,且更清!

    懷中衣袍的火星已經徹底消熄,她耳側是烘爐攪翻的死亡之音,天空上的流云不再舒卷自如,天邊都被映紅一片,濃烈得好像血染長空。

    “足下土地完好,并未招受戰火焦屠。頭頂天空清朗,并未澆淋半分血雨,諸位身不饑寒,體不傷痛,君未曾負過諸位,諸位學無所獲,反起殺心,何以對君!”

    秦紫渃眼眸之中火光熾烈起來“我為大晉公主,生不由我,死不由我,我待則君,皇城之中無人不知葉陵為我心中所藏之人,你們要殺他!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滾燙的烈風灌入胸前,又堵又悶,她沙啞地說出三個字“我不許!”

    她性子不爭,不代

    表著會就此松手。

    “咔嚓!”蘇邪倚著高樓窗戶,將手中的青梨咬得清脆好聽,雪白的腮幫子一鼓一鼓,咬著甘甜的梨肉,神情似苦惱。

    另一邊,蹲坐在窗臺前的神尊大人輕飄飄地瞥了她一眼,甕聲甕氣道“怎么?看到皇城一片火海,難不成還希望本座出手對蘇家救上一救?”

    蘇邪又咔嚓咬了青梨一口“不是,就是氣惱有女人總是惦記我的爐鼎相公!

    蘇敖面色青黑,勃然大怒“那是帝子無祁邪!我希望你有點自知之明,不要以為同他恩澤一場,便一口一個爐鼎,你的命受不起!”

    蘇邪輕哼一聲,指了指那邊饕餮惡獸“想辦法把那丑東西給滅了!

    蘇敖臉一甩“本座是你的老祖宗,為何要聽你的話?”

    “咳咳……”蘇邪慢悠悠地放下手中青梨,將小拳頭放在唇下輕咳兩聲,然后搖頭晃腦的念道“白華菅兮,白茅束兮。之子之遠,俾我獨兮。英英白云,露彼菅茅。天步艱難,之子不……”

    “啊啊啊啊。。。。!”起初這位神尊大人還聽得一愣一愣,隨著蘇邪那優美櫻唇里一個字一個字往外吐,熟悉而遙遠的記憶隨之涌上心頭,那張桀驁不馴的臉瞬間變得羞恥漲紅。

    “不許再念了!”聲音之隆隆,天上蒼穹,雷霆萬鈞里,一輪皓月高懸,神尊一怒(羞),幾乎要將這一片天地都吸入那一輪皓月之中。

    天生異變,全城惶恐,就連那位立于虛空之上的神民,都差點從高空之上墜落。

    玄蟒不安翻涌,黑鵬渾身羽毛炸起,如臨大敵!

    唯有蘇邪,絲毫不懼,一雙薄薄的紅唇宛若狡黠貓兒的唇角般彎彎而起,眼神輕佻又曖昧的看著自己這位頭發都氣惱成了一片火焰之色的老祖宗,竟是直接現出了身體。

    他鼻息咻咻,氣勢好不嚇人,可眼神卻是忽閃,四處看看,生怕方才蘇邪念的那一段被旁人聽去,眼見四下無人,他才一臉惡狠狠地看著蘇邪。

    卻見她說道“這便是風流不羈又冷酷無情的神尊老祖宗嗎?怎么寫出來的情詩同怨婦一樣的,嘖嘖嘖,讓我來猜猜,你這是被誰給拋棄了嗎?”

    小妖女揚起那張迷死人不償命的俏顏,雙手負在身后,遠離窗戶,往后邊蹦了蹦,搖首道“不對不對,這么大的怨氣應該不是被拋棄,而是對方壓根就不理睬你嘛!

    蘇敖氣得捶足頓胸,嗷嗷了兩聲,一頭張狂火焰長發不受天地重量的漂浮于頂,他

    面上神色似是不可置信,又似怒極“你你你!那死鬼怎么什么都同你說!”

    這股子怨氣來得不是沒有道理,曾經,天界一度瘋狂癡迷第一神女幽笙的愛慕者,可以從南星域一直排到北星域,好巧不巧,蘇敖便是其中之一,他不愛讀書,所知情詩甚少,翻來覆去,便選了這么一首,以青鸞相寄,然后被幽笙一巴掌拍進了天河弱水之中。

    再后來,帝子橫空出世,天上的神女們開始瘋狂了,以幽笙為首,傾慕者猶如過江錦鯉,最為悲劇的是,就連幽笙的一眾愛慕者們,都癡迷不已,改向帝子投遞情書。

    那個時代所好男風之地可不僅僅是人間,無聊了萬八千年的蘇敖大人,不知怎么的,腦子也跟著進水起來,看著那些瘋狂的男男女女們,神尊大人沒由來的心中升起一股豪情壯志,心道若是拿下這個讓神女幽笙都愛慕不已的帝子,那豈不是變相證明他的魅力強大?

    再者說,他從未碰過男色,倒也未嘗不可一試,權當嘗個新鮮。

    就這樣,他追女無數用的萬金油的一首情詩再度綁在了青鸞的腿上,一溜煙地就送到了長生殿中,并且署名天生神尊慕獻帝子無祁邪。

    只是獻出去以后,驚不起半分波瀾動靜,反倒是三百年后的一場征戰魔域途中,無祁邪看似無意地提出切磋切磋的要求,天生神尊欣然應允。

    其下場自是不必多說。

    他差點沒被廢掉。

    亦或者說真的被廢掉,接下來一千年不知肉味,簡直痛苦煎熬,若非有丹神相助,重塑神陽之軀,他這一輩子怕是都無法在繼續風流采野花了。

    至此以后,他對這位無祁邪,又多了一份認知。

    冷酷、冷血、無情,而且極其記仇小心眼。

    一封情書讓他記恨了三百年,當蘇敖倒在無祁邪面前流血抽搐的時候,還老大不解了,為何對他這位神尊叔叔下手如此狠辣。

    只聽得他面帶厭惡的吐出四個字“看你惡心!”

    他頓時恍然,感情這位帝子不僅僅不喜歡女人,連男人都討厭啊。

    神尊大人委屈得不行,痛哭流涕,怒吼給你寫情書的沒有一萬也有八千,為何獨獨揍他。

    帝子言“你名聲最響,殺雞儆猴!

    于是后來就真的沒人敢給他寫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長生殿也干凈敞亮了不少。

    當然,除了某位鍥而不舍的神女大人還在不知死活的堅持。
淘宝快3是哪里的 贵州快三开奖号码 贵州快3走势一定牛图势 多乐彩开奖彩乐乐 上海快3一定牛预测一 排列三试机号今天是什 广西快乐十分包号玩法 北京11选5玩法 江西时时彩号码走势 陕西彩票11选5 江西快三走势图一定